黄峥“断舍离”:欣喜与焦虑,都藏在拼多多的下一个十年野望里

一位在拼多多工作多年的人士曾向记者表示,在他的眼里,黄峥就像一个“机器人”。“老板做决定非常冷静,超级冷静。每一步都非常精确,每一个动作都是为了跑的更快。” 图片来源:拼多多供图 …

一位在拼多多工作多年的人士曾向记者表示,在他的眼里,黄峥就像一个“机器人”。“老板做决定非常冷静,超级冷静。每一步都非常精确,每一个动作都是为了跑的更快。”

图片来源:拼多多供图

一位在拼多多工作多年的人士曾向记者表示,在他的眼里,黄峥就像一个“机器人”。“老板做决定非常冷静,超级冷静。每一步都非常精确,每一个动作都是为了跑的更快。”

另一位拼多多人士则用“绝对理智”来形容黄峥本人。“不管是我们内部的工作风格还是老板们的决定,都非常理智,几乎不带感情的。”

理智又冷静的黄峥,在交出拼多多2020财报的同一时刻,选择了急流勇退。

3月17日,拼多多(NASDAQ:PDD)发布了2020年第四季度和全年业绩,其核心业绩指标均高出市场预期。尤其年活跃买家数达7.884亿,令其一跃成为中国用户规模最大的电商平台之一。

同样在预期之外的,是黄峥辞任董事长的消息,这距离黄峥上次辞任拼多多CEO不足9个月。

17日晚间,黄峥发布2021年度致股东信,宣布拼多多董事长一位由联合创始人、现任CEO陈磊接棒。自己将结合个人兴趣,致力于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并着眼于拼多多未来的长远发展,“去摸一摸10年后路上的石头”。

拼多多成长为备受瞩目的少年,创始人黄峥选择此刻起身谢幕。一片愕然之中,这确实是个让人意外但似乎又足够理智的决定。

这个决定能让拼多多跑的更快吗?未来,拼多多将去往何处?

“机器人”黄峥 既欣喜又焦虑

冷静、理智、“不带感情”,这些词已成为黄峥在工作时的标签。

黄峥早年曾自述,在学生时代自己力求第一,却发现自己目标导向太明确,在追求第一、努力做个好学生上浪费了过多时间,后来才慢慢悟到“60分万岁是个好哲学”。

尽管在去年7月1日卸任CEO时,黄铮就已经给外界打了一剂“预防针”。但卸任董事长,对外界来说确实有点突然。

黄峥在致股东信中坦承,原本计划在(卸任CEO)一年整的时候和陈磊完成董事长职位的交接。是两个原因决定将这个计划中的交接提前了一些。

一是“行业竞争的日益激烈甚至异化”。这让黄峥意识到传统的以规模和效率为主要导向的竞争有其不可避免的问题,要改变就必须在更底层、根本的问题上采取行动,要在核心科技和其基础理论上寻找答案。

二是因为疫情等原因导致的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也加速了拼多多内部业务和管理的迭代。

不再担任董事长和拼多多管理职位后,黄峥的1:10的超级投票权也将失效。其名下股份的投票权将委托拼多多董事会以投票的方式来进行决策,同时黄峥个人承诺个人名下的股票在未来3年内继续锁定,不出售。

有声音认为,拼多多毕竟是黄峥的心血,黄峥的“隐退”有可能是“隐而不退”。

一位长期观察拼多多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黄峥即便是退了,拼多多正常运转不是问题。

该人士从人员组织结构解释道,拼多多各部门之间的人情关系很少,同一部门不同条线的人可能都不熟。都是在接受指令然后迅速干活。”“这其实是‘机器’高速运转是的理想状态,也是拼多多效率高、执行度高的原因。”

在最新股东信中,黄铮对“后浪”给予了充分肯定和厚望。他认为,拼多多从一个纯轻资产的第三方平台,开始转重,在仓储、物流及农货源头开始进行新一轮的投入,新的业务开始在拼多多内萌芽并迅速成长。这既改变了拼多多,更催生了、锻炼了新一代的领导者、管理者,也是时候逐步让更多的后浪起来塑造属于他们的拼多多了。

拼多多美股上市三年,亦可谓叱咤风云。截至美东时间3月17日收盘,拼多多股价较前日下跌7.1%、报收149.46美元/股,市值1832.87亿美元。而在今年2月,拼多多股价一度站上200美元关口,总市值逼近2500亿美元。

“看着他的快速变化和成长,一旁的我既欣喜又焦虑。但无论是紧张兴奋,还是惶恐,它总会有他自己成长的道路,希望今天我退董事长会有助于这位少年独立成人。”黄峥在股东信里如此写道。

“少年”拼多多 坚定务农

财报和黄峥辞任董事的消息公布当天,拼多多盘前一度跌超5%,后一度上涨,最终还是收跌7.10%。

一位投资界人士告诉记者,一般创始人辞职公司得有5、6个跌停板。“拼多多这样已经不错了。”该人士评价。

拼多多最大利空就是创始人黄峥辞任董事长,而超预期的财报则起到了一定的“托底”作用。

拼多多财报显示,2020年全年,拼多多实现营收594.919亿元(人民币,下同),较上一年同比增长97%,近翻倍增长。其中第四季度,拼多多实现营收265.477亿元,较上一年同比增长146%。

拼多多财务数据 图片来源:拼多多财报

据媒体此前数据,分析师预测拼多多四季度营收为192.87亿元,全年营收为518.81亿元。其中,第四季度营收拼多多超除预期37.6%。

拼多多方面表示,其营收增长主要源于在线营销技术服务收入的强劲增长以及新增商品销售所产生的收入。第四季度,平台在线营销技术服务收入为189.22亿元,较上一年同比增长95%,平台商品销售收入为53.578亿元。

备受瞩目的是,拼多多的用户规模达到了7.884亿,单季增长5710万,全年新增用户近2亿。并因此一跃成为中国用户规模最大的电商平台之一。

拼多多的用户粘性可以从2021年春节数据中一窥。据QuestMobile报告,今年春节期间,拼多多日活跃用户首次登顶行业第一,其间,拼多多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同比增长25.9%,在日活过亿的APP中增速最快。

这项数据也超过了华尔街的预估。

有业界人士认为,华尔街的“失算”背后,是对中国农业的低估。2020年,拼多多的平台成交总额为16676亿,农产品成交总额为2700亿——这一数字较去年同期实现了100%的增长。按照这个数据,目前农产品在其平台总成交额的占比达16.2%。

而根据行业数据,传统电商平台这一数字仅在3%。

另一数字也不容忽视。2020年,拼多多投入研发费用68.917亿元,较上一年同比增长78%。平台研发占营收比例达11.6%。

在农业、科技的持续投入下,农产品及农副产品成为平台增长最快的品类。而“坚定务农”,也已经写在了拼多多的基因里。

在平台上,近8亿用户的共同推动下,以“拼”为核心的新消费业态,正由中国消费市场传导至流通侧和供给侧,推动包括农产品分销、品牌建设等在内的传统模式发生变革,使得平价高质的商品,成为内需消费的主流。

黄峥的下一站 拼多多的下一个十年

拼多多下个十年会是什么样子?黄峥说,他未必能决定。

但黄峥在最新股东信中,再次强调了拼多多“Costco+Disney”的愿景,表示该愿景将会更具象、更生动地展现在面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Costco+Disney的愿景在黄峥2018年致股东信中第一次被公之于众。黄峥在当时展望拼多多的未来就描述了这样一个想象:它将是一个由分布式智能网络,而非时下流行的集中式超级大脑型AI系统,驱动的“Costco”与“迪士尼”的结合体,即集高性价比产品和娱乐为一体。

“不光提供超高的性价比,更将娱乐性融入每个环节”,黄峥曾这样解释这个愿景。黄峥曾先后在游戏公司、电商公司双重创业,这个经历可能塑造了他对用户在购买场景中对商品、任务完成的成就感有更好的理解。

运用到拼多多平台,则是在提供高性价比的商品之外,用“喊朋友砍一刀”等社交性十足的营销为用户提供“砍价的快乐”,这一购买规则和“游戏”流程为用户提供“砍价成就体验”,即是拼多多目前对娱乐和性价比的结合性做法。

2019年,在股东信中谈及“二选一”时,黄峥再次重申:大体量的新电商必然会出现,不是现在的拼多多,就是未来的“Costco+迪士尼”。

拼多多新任董事长陈磊图片来源:拼多多供图

而要帮黄峥实现这一愿景、接棒CEO、董事长的陈磊,已与黄峥共事十三年,是跟着黄峥创业时间最长的人。他们在价值观层面有一定的共识,从公开信息看,陈磊也是坚定的“长期主义”“坚定务农”之人。

2020年四季度,拼多多在仓储、物流及农货源头进行新一轮重投入,但在强劲营收的带动下,该季经营仍基本达到盈亏平衡。

农业是个苦活儿,但也正是因为坚定务农,拼多多不仅在财报超预期,还在新电商领域深耕出了一番天地。

去年10月,在拼多多成立5周年之际,黄峥发布内部讲话。他表达了对农产品生产和流通环节优化、合理资源配置的想法,并认为拼多多要顺应消费者生活习惯的转变,推动整个传统农业和流通行业的改变。

黄峥当时对拼多多的未来给出的方向是,“要在农业领域做大量重投入和深度创新”。

依靠农产品起家、扎根三农的新电商平台拼多多,已经是当前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农业是拼多多的安身之本,而拼多多面向未来的农业布局,亦深藏在黄峥颇具“诗意”的梦想里。

“退了后我做什么呢?我想去做一些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黄峥表示。

作为新一代的“学霸”型企业家,黄峥一路保送至浙江大学的竺可桢学院,再至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深造。纯粹的理工科背景,让熟悉黄峥的人对他这项决定可能意外也并不意外。

正如黄峥在宣布辞任董事长的股东信中举例,过去几年里拼多多对农业领域的贡献主要还是在流通领域。但流通效率的提升毕竟不能从质上提升农产品的附加值,也不能性质性的大幅提升身体健康水平。那一步步往纵深走,拼多多能做些什么呢?

“比方说,通过对农产品种植过程的方法的控制,我们是否有可能对马铃薯、番薯、西红柿等的潜在有害重金属含量进行可靠有效的控制,同时对其可能有的、有益的微量元素进行可控的、可标准化的提升?如果以后有一种西红柿,每一颗都含有最适合我们身体的VC等微量元素,那我们的生活质量是否就会有明显的提高?”

“再比如,如果我们能够比较透彻的了解不同的植物蛋白和动物蛋白在摄入人体后的变化和作用,进而通过植物蛋白来合成生产出肉的替代品,那这种新的素鸡2.0是否有可能成为更健康、更绿色的稳定供给?”

“如果我们再进一步,深入到蛋白质结构及在人体内的性状的研究,我们是否有可能沿着2016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的分子机器的道路,进一步研究出蛋白质机器人,可以进入到人的脑部血管进行疏通,避免中风?”黄峥一一举例。

而黄峥对此亦早有铺垫。

早在2020年7月,黄峥以致全员信的方式宣布卸任拼多多CEO时就表示,将按照IPO时的承诺,连同创始团队一起,捐赠约2.37%的公司股份,正式成立“繁星公益基金”,旨在推动社会责任建设和科学研究。

就在黄峥卸任董事长(3月17日)当天,由黄峥及拼多多创始团队发起并成立的繁星公益基金与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一同,设立“浙江大学上海高等研究院繁星科学基金”,并宣布繁星基金将在未来3-5年向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捐助1亿美元。

不出意外,这将是国内近年来由企业家资助的最大一笔科研经费。首批项目恰好包括了计算与生物、医疗、农业、食品等交叉领域的基础研究及前沿探索,比如“面向超大规模时序关联数据的实时图推理机研究”,“重大脑认知障碍的闭环调控”,“肿瘤免疫新抗原设计与应用”和“细胞培养人造鱼肉研究”等前沿科技研究。

这件事在“拼多多财报”“黄峥离任”的喧嚣中或许并没有太多声响,却是黄峥离开他的商业帝国之后最主要的前行方向。

其实,转行科研的想法黄峥早就有了。

在2018年接受采访时他曾表示:“我最希望在未来能转型成真正意义上的科研人员,像富兰克林在40岁以后就不参与商业了,参与科研发明了避雷针,我觉得非营利性的全心全意的科研工作对人类的贡献会更大。”

黄峥也曾在自己的公众号中写到,自己在回归本源理性思考的能力“比很少的人强”。从这个方向来说,黄峥不是退隐,而是按照他一直以来的想法去了下一站。而黄峥的下一站,也正可能是拼多多的下一个十年野望。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李卓 每经实习记者:王紫薇 每经编辑:陈剑锐

作者: qingyu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