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数字税能在全球范围内发成统一吗?

欧洲日不落帝国的光辉历史已过,垂暮之前必需要找到新税源以解决日益紧迫的财政问题,尤其在新冠疫情的冲冲击下,欧盟的经济仿佛像破败的危房,有随时坍塌的危险。 美国在数字经济发展领域蒸蒸…

欧洲日不落帝国的光辉历史已过,垂暮之前必需要找到新税源以解决日益紧迫的财政问题,尤其在新冠疫情的冲冲击下,欧盟的经济仿佛像破败的危房,有随时坍塌的危险。

美国在数字经济发展领域蒸蒸日上,用先进的技术拿下整个欧洲市场,GAFA可以坐收渔利,毕竟平台优势明显,其他欧洲品牌想突破市场壁垒难上加难,于是欧洲只能在税收上下功夫,不能只做任人宰割的缴税者。

这才是数字税登上热搜,让很多国家趋之若鹜的原因,并非因为这个税种有多么“新颖”。

数字税听起来非常玄乎,因为数字经济是新发展起来的领域,所以这项税款好像也是“后起之秀”。

但事实如此吗?

从被征收对象来看,数字税可分为向数字化产品征税和向数字化服务征税。数字化产品就是以数字形式存在并且可以通过网络传输的产品,例如电子书、音乐播放软件等;而数字化服务指的是可通过网络传输提供的服务,例如某音乐平台无损音质的播放服务,或者提供社交服务。

那么这便和现实中的税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征税对象仍然是产品和服务,不过是经营对象不同而已。

实际上,对数字产品和数字服务征收消费税、营业税或增值税都是完全可以的。数字企业往往也缴纳增值税和所得税,即使对于数字产业规定更高的税率,它仍然属于传统税收,并非发明了一个新的税种。

由于互联网低成本优势,获得用户数据比其他任何行业更加成本低廉,但是要注意,这个领域需要海量用户才能获得大量利润。

苹果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苹果营收1114.39亿美元,首次突破了千亿美元大关。其中,iPhone部分的营收达到了655.9亿美元,同比增长17%,而脸书在2020年的全球用户数量就超过了30亿。

每个人都是数据,平台可以廉价的获得用户数据,再用于自身经营,但是用户并不是完全被割韭菜,利用平台也同样可以从数字产品和服务中获得方便、利益和其他享受。

但由于数字税涉及的数据财产权、国家数据主权等尚缺乏法律支撑,以及如何剥离平台经济中用户创造的价值,如何在用户、企业与政府之间分配数据利益,如何解决跨区域税收分配等问题,都还不是十分清晰。

于是导致本应该在2020年就应该解决的数字税问题被硬生生的推到了2021年,在这一年中所有国家对是否征收数字税意见完全不统一。

OECD“数字税”改革方案包含“支柱一”和“支柱二”两个部分,前者聚焦针对数字经济提出新的征税原则,而后者则旨在解决恶性税收竞争问题而试图形成全球最低税率。

一些企业认为征收数字税过于复杂,例如微软方案太过复杂,会产生太多分歧,不能在细节上达成共识。

另一方面,以优步和网飞公司为代表,相当多的意见认为“支柱一”方案会为企业带来不平等的税收负担。

在前面提到的数字化产品和数字化服务是征税对象,但是违背了2015年OECD的理念,也反映了某些特定国家的政治意图。

当然数字税的不统一并不单纯是疫情的原因,还有特朗普政府。

特朗普政府反对支柱一方案,很明显方案一的制定针对美国GAFA,砸了美国吃饭的锅肯定谈不拢。

但是要注意,美国税率改革已经建立了最低的税率标准,方案二是有利于欧盟的,于是欧盟便用支柱二换取美国对支柱一的支持。

即使OECD当前仍然是“数字税”全球治理对话的主要平台,但发达国家之间、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冲突过多,博弈仍在继续。

但即使面临上述诸多挑战,2021年仍然是可能实现“数字税”全球治理共识的“希望之年”。这不仅仅因为OECD本身的议程规划如此,也是缘于这是数字经济跨国企业的共同诉求。

来源:玖越机器人

作者: qingyu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