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差0.08%?亲身体验“砍一刀”的焦灼后,我去给律师应援了

文/蓉姐 来源 | 新10亿商业参考 (ID:xsy-shangyecankao) 最近,上海律师刘宇航做了件很多朋友一直想做但未做的事情——他把拼多多告了! 起因是拼多多的“砍价…

文/蓉姐

来源 | 新10亿商业参考

(ID:xsy-shangyecankao)

最近,上海律师刘宇航做了件很多朋友一直想做但未做的事情——他把拼多多告了!

起因是拼多多的“砍价免费拿”活动。

今年3月,刘宇航参加了拼多多“砍价免费拿”活动,领取了一张“超级免单卡”,按照平台提示的操作挑选了一款手机砍价。然而,在刘宇航邀请多位好友“砍价”后,最后却仍差“0.09%”。同样的“0.09%”出现在刘宇航砍价了其他几款产品时。

刘宇航律师认为,拼多多涉嫌欺诈消费者!

“拼多多作为名列国内网络电商平台前列的平台,却在提供网络服务的过程中,涉嫌使用各种虚假的数据迷惑消费者!”刘宇航认为,拼多多隐瞒真实的砍价设计规则,使消费者对“免费拿”的成功率产生错误认识,利用和放大人性的弱点让消费者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完成被告设置的各种任务,购买拼多多的付费服务,只为拼多多APP增加活跃数及收入,不仅已构成欺诈,更严重影响了社会风气和市场经济秩序。

最新消息显示,2021年3月31日,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已就刘宇航起诉拼多多一案进行审查。

刘宇航此举获得网友们的“一致称赞”。在知乎相关话题下,有高达4.9万的点赞量,有网友甚至直言:“终于做了我一直想做但没做的事!”

此事一度成为各大平台的“热搜”。网友们的“同仇敌忾”甚至营造了一种“天下苦拼多多久矣”的氛围。

但拼多多真的这么“不地道”吗?“砍价免费拿”活动真是“欺诈消费者”吗?

在社交平台上,一位博主为此做了个投票活动:

从投票结果来看,尽管参与投票的超过八成网友表示“不相信”砍价,但仍有超过13%的网友“相信”拼多多的砍价活动。

事实上究竟如何呢?蓉姐决定亲身体验一把。

01

亲身体验:“仅剩0.08%”的焦灼

打开拼多多APP,在主页中栏可以立马找到“砍价免费拿”。

进入后,蓉姐立马被“转盘抽大奖”吸引,并“幸运”获得了“免单”机会。

这番操作下来,拼多多告诉蓉姐:在将近4300人一同“砍价”的用户中,蓉姐以99.7%的免单成功概率位居第一名!

看罢,此时已经忘了是“做试验”的蓉姐心里别提多激动了:只剩0.3%!只需2人“帮砍”,订单即将生效,成功近在眼前!

随后,把“帮砍”短信发到各个朋友圈后,蓉姐还在拼多多平台上完成了领“砍价宝刀”、拿了金币,偷砍价金等等任务。

终于,仅差4毛,蓉姐就可以免费拿到跑步机了!与此同时,拼多多平台上的“砍价小喇叭”还播报了最新“免单”信息——这让蓉姐相信:“有人拿到了,下一个肯定是我!”

遗憾的是,在遍求各位亲友后,终于更近一步的蓉姐内心逐渐焦躁:拼多多从一开始只需2人“帮砍”,但实际近10人参与此次“帮砍”。

不幸的是,拼多多平台仍显示,蓉姐距离砍价成功“仅剩0.08%”!但到这里,已经不显示具体还差多少钱了。

更为关键的是,拼多多虽然指出,“仅差三人”可领砍价红包。但点开后,拼多多明确告诉蓉姐:新用户多砍4角,仅剩0.08%。而蓉姐,还需要再拉两个新用户。

至此,在连续“骚扰”亲朋好友三个多小时后,蓉姐不得不得不承认:此次参与“砍价免费拿”失败了。

回溯此次体验,蓉姐确实理解上海律师刘宇航的心情了:拿到“免单”的激动、即将成功的开心以及永远还差一刀的焦躁。

如蓉姐和刘宇航经历的,大有人在。不少网友更将自己“受骗”的经历放到各大平台:

在黑猫投诉上搜索“砍价免费拿”,共出现了300多条结果。其中,不少用户控诉拼多多平台虚假宣传邀请用户砍价免费领商品,砍到0元之后出现新要求,仍旧需要邀人砍价。

也有用户反应:在砍价过程中付款9.9元可使用无门槛优惠券5元2张并且可以获得“十倍”的砍价金额,但实际上优惠券并非真的“无门槛”,砍价金额也才砍0.1元,还不可退费。

02

花费大量时间、精力、人情拿到的东西,

真的值吗?

不是没有砍价成功的案例。

对于上海律师刘宇航的指责,拼多多很快做出回应。“拼多多客户服务”官微于2021年4月6日下午3时许称,“本期‘砍价免费拿’活动真实的哦,已经送出709万件了。”

当日,拼多多法务部高级总监唐江荣补充道,正在进行的本期“砍价免费拿“活动,参与的商品有1200余款,已免费送出709万余件商品。

针对“始终差0.09%”这一情况,唐江荣表示,实际情况是“已砍99.1%,还差0.9%”,因为部分免费砍的商品金额较大,拉少量用户砍掉的金额不足以让百分比变化,会让消费者以为砍价没有变化。

按照拼多多这位法务部高级总监的说法,在日常活动中还会出现恶意刷单、机器刷单等异常砍价行为,甚至收费帮忙砍价,违背了活动的本意,这些行为影响了游戏的公平性,会导致砍价失败。“以上情况影响了用户体验。”唐江荣说。

对于拼多多的说辞,网友有其看法:

对于拼多多的解释,刘宇航律师强调,起诉并非针对“砍价免费拿”规则,而是活动页面向消费者展示的信息。

他指出,市场经济是自由的,也是鼓励创新的,设计的活动规则只要在法律框架内,大家愿赌服输。但信息不同,信息只有真假之分,没有理解不同,使用虚假信息已经违法,没有可争辩之处。“本案由是侵权之诉,非合同之诉,诉的是侵害消费者的知情权,理论上讲每一个使用了拼多多砍价免费拿服务的都是消费者,都有机会成为诉讼权利人。”

刘宇航期待道,“这个案件一出,相信对包括拼多多在内的各大互联网基础平台都有警示意义,不要试图以欺骗消费者的方式获取利益,这利益有多大,反噬就有多强。”

“本案件不会调解、不会撤诉。”刘宇航强调。

就蓉姐调研的情况来看,确实有朋友曾砍价成功,这就让一些朋友抱着或许也能成功的侥幸心理,但更多人却吐槽“永远要来新人”。

如朋友所言,即便拿到东西时觉得“很值”,但想想期间花费的时间、精力、人情,却实在不值得。

更关键的是,为了砍价成功,用户需要将砍价信息群发亲朋好友。然而,只是点击一下的动作,却可能让亲友产生“麻烦”、“不想做但为了不得罪人还是得罪”的不愉快情绪。而这种行为一次两次也罢,多来几次,亲友们或许想要不得不“拉黑”你了。

“我自己压根不砍。”一位常用拼多多购物的用户对蓉姐直言,并不喜欢这种砍价活动。

另有消费者则坦言,根本不用拼多多。“我对于拼多多的界面非常不习惯,不喜欢各种拼团啥的,尤其是不喜欢找人砍价。下载是被朋友逼的。帮朋友砍完一刀之后就卸载了。我还是习惯给我个价格,我觉得划算直接买就好。”

事实上,这样的拼多多让其“重度用户”都有点“怒其不争”:“为什么拼多多这么好用的一个软件,总是做出这么low(低级)的活动呢?”

这句话,正道出拼多多当下的最大痛点——在经历下沉市场的野蛮生长之后,拼多多在不少消费者眼里总是有那么一点“low”,甚至有消费者“耻”于说是拼多多用户。

这当然不是拼多多想要的品牌形象,也不是梦想“探索生命科学和食品科学”的黄峥所期待的商业形象。

03

借“砍价”成电商老大,

拼多多的游戏规则还能继续吗?

早年国外闯荡时,黄峥发现:中外电商巨头的获客成本不断上涨,一掷千金求流量;手握流量的社交巨头,却苦苦找不到变现途径。

2015年4月,由黄峥创办的拼好货悄然出现在微信朋友圈——1元、9.9元、19.9元的商品并且还包邮,极具吸引力的价格让这款产品迅速在亲朋好友间传开来。5个月后,黄峥将拼好货改成拼多多,继续借助微信,爆发式成长。

拼多多的大爆发,离不开借助微信社交关系的营销。其中,拼多多的“砍价免费拿”等“砍价式”营销最为成功。

拼多多的“砍价免费拿”的逻辑是引导用户替自己做广告,用户将砍价链接发给别人,如果对方不砍价,至少看到了信息,就帮拼多多做了一次免费广告,如果对方帮忙砍价,则需要下载和注册APP,那就帮平台发展了一个用户。

这种营销方式的效率远远高于传统广告,实现了低成本裂变。类似砍价的逻辑适用于拼多多“天天领现金”等活动。

小雅向蓉姐表示:她偶然获得了一个价值499.95元的红包,通过抽奖,金额累积到500块钱,她就可以免费拿到红包了!然而,最初抽奖的次数只有4次,如果她想继续抽奖凑钱,就得跟朋友分享红包链接,才能获得新的抽奖机会,如果朋友是新用户她可以获得7次,如果是老用户,她只能获得1次抽奖机会。

尝试了60多次的分享后,小雅的红包额达到499.99元,剩下的0.01始终达不到,最后,她放弃了。

“太浪费时间了,欺骗人的感情”,小雅这样说到。

这样的活动,没少遭用户“吐槽”,有用户质疑“天天领现金”进行虚假宣传,去相关平台投诉了。

但不谈拼多多砍价活动的“坑”,这种游戏规则在其早期开拓市场时挺凑效。

众所周知,拼多多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战略。该平台最初的用户是二、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等下沉市场的家庭主妇。这类用户并不缺时间,但对产品价格极其敏感。

游戏设计的一个逻辑是“低门槛、高回报”。对于低学历、高年龄的用户,拼多多所涉及的砍价活动门槛极低,但回报却不低(免单)。(市场价数百乃至几千的产品直接免费拿,想想也不错?)

靠着这种“病毒”式砍价拉人游戏规则,拼多多获得爆炸性的增长。东吴证券认为,拼多多用不同于淘系的商业逻辑开拓了低线城市的用户红利。

2021年3月17日,拼多多发布2020年Q4业绩报告显示,到2020年底,拼多多的年度活跃买家数达到7.884亿,超过阿里巴巴的7.79亿和京东的4.72亿,成为中国用户最多的电商,也超越阿里巴巴成为全球用户规模最大的电商平台。此外,拼多多去年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达到7.19亿;用户粘性上升至91.3%。

财报显示,从2019第三季度开始,拼多多一直保持着年活跃消费者季度增长4000万以上,2020年四季度活跃消费者数量净增5710万。

相关分析认为,在用户端,砍价活动通过微信获取新用户,并借此提升用户活跃度;在市场端,砍价活动让拼多多的用户跨区发展,从下沉市场攻入一二线市场,实现所谓“破圈”。

然而,拼多多也遇到了游戏公司同样的难题:增长或许迅速,但衰落也来得更快。

电商平台面临的最核心问题是用户的留存和复购问题。拼多多最新财报显示,2020第四季度,拼多多的GMV(网站成交额)为5810亿,同比增长56.6%,低于市场预期的70%-80%,也低于三季度75.7%的增长。

国信证券指出,拼多多去年四季度GMV增速低于预期的原因主要是人均购买金额增幅不高。据其分析,拼多多本期人均购买金额2115元,相比三季度增幅为122元,而三季度比上一季增幅为136元,因此GMV增速有所下降。

更为关键的是,当下拼多多的各种砍价“游戏”,正在让部分用户失去耐心。而用户高涨、口碑滑落,也是拼多多成为最大电商平台后,面临的两极化口碑难题。

沉迷于砍价“游戏”的拼多多,正在引起部分用户的逆反情绪。不少用户甚至产生“厌恶”心理,声称“卸载”或“永远不会用”。

拼多多似乎正在试图改变。2021年3月17日,拼多多还宣布,黄峥卸任CEO,陈磊将接任。有分析认为,建设了拼多多分布式人工智能体系的陈磊或许是扭转品牌形象的合适人选。

上述分析仍有待市场验证。

来源:新10亿商业参考企鹅号

作者: qingyu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