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句口角导致命案 开封警方十九年不懈追凶 通许“2002.10.10”命案告破

王某国、王某胜被押解回开封 办案民警商讨抓捕方案 几乎每个逃跑多年的犯罪嫌疑人在落网的一刻,内心都会有尘埃落定的踏实感。王某胜、王某国两兄弟也不例外。亡命19年,重新踏上开封的土地…

王某国、王某胜被押解回开封

办案民警商讨抓捕方案

几乎每个逃跑多年的犯罪嫌疑人在落网的一刻,内心都会有尘埃落定的踏实感。王某胜、王某国两兄弟也不例外。亡命19年,重新踏上开封的土地,两人感慨万千……

3月28日凌晨5时37分,从乌鲁木齐驶来的K596次列车缓缓进入开封站。列车上,戴着手铐的王某胜和王某国兄弟俩缓缓地舒了一口气:“19年了,终于可以回家了……”押解他们的公安民警也长舒一口气,扛在肩头十九年的石头终于可以放下——“2002.10.10”命案积案终于成功告破。

命运是件很奇妙的事情,一件小事就可以让他发生180度大转弯。几句口角,一场争斗,结果酿成了几个家庭的悲剧。

2002年10月10日18时许,通许县厉庄乡安王村村民王某胜在同村村民耿某家喝酒过程中,因弟弟王某国跟着耿某干活工钱结算问题,王某胜与耿某发生争吵,进而发生肢体冲突。在被同桌村民劝开后,酒劲上头的王某胜非要让耿某去自己家里和王某国对质。

来到王某胜家中,王某胜、王某国再次与耿某发生争吵、厮打,怕自己吃亏的耿某跑到邻居家中拿了一把菜刀,而王某胜、王某国兄弟俩也不示弱,分别在家中拿了一把杀猪刀与耿某对峙。混乱中,王某胜的刀被邻居夺了下来,耿某的菜刀砍在王某国的肩膀上,王某国的杀猪刀捅进了耿某的肚子。眼看着耿某倒在血泊中,惊慌的王某胜和王某国连家也没回,就此踏上了逃亡之路。

接到报警,通许警方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一方面组织抢救耿某,另一方面对王某胜和王某国展开抓捕。然而耿某经抢救无效死亡,王某胜和王某国也不知所终。

就在王某胜和王某国潜逃当晚,通许县公安局就派出大批警力赶到案发现场附近的各重要路口以及王某胜兄弟二人的亲属家中,但始终未见王某胜和王某国的踪迹。之后的18年中,通许县公安局始终没有放弃对王某胜和王某国的追捕。

案发后,王某胜的妻子带着四个孩子离开魏庄村到县城安家。警方多次到家中做工作以及在暗中蹲守,但始终没能发现王某胜的踪迹。

得知王某胜曾跟着父亲和另外一个弟弟在新疆打工,通许警方派专人数次赶到新疆哈密调查,但也始终没能发现二人的线索。虽然也将王某胜兄弟二人上网追逃,可当年的身份证照片因时间久远显得十分模糊,即便是外地警方发现王某胜、王某国,也很难根据照片辨认出来。

一晃18年过去了,抓捕王某胜和王某国的民警也换了好几茬。

2020年初,开封市警方开展“云剑行动”,王某胜和王某国的追逃工作再次摆在通许县公安局的案头。在市公安局的领导下,通许县公安局局长李健、副局长耿宇组织专案组民警再次将王某胜、王某国的案卷调出,从查阅卷宗做起,进一步完善和补充相关证据,从蛛丝马迹中通过分析研判,不断拓展线索来源渠道、不断发现新的案件线索、不断缩小侦查范围。经过深入研判和走访,专案组于2020年2月从王某胜家中发现一张王某胜较为清晰的照片,便立即将这张照片上网。

鉴于王某胜曾在新疆哈密打工,加之其父亲、弟弟长期居住在新疆,专案组组成追逃专班,先后辗转新疆哈密、阿克苏、和田及西藏拉萨等地,行程万里开展侦查,对王某国、王某胜两名犯罪嫌疑人活动轨迹进行摸排,与当地警方联系请求协查。由于疫情防控以及犯罪嫌疑人隐姓埋名长期藏匿带来的诸多不利因素影响,侦查员全程人在旅途、吃住在车,克服了重重困难。

2021年3月19日,专案组突然接到新疆和田警方打来的电话,称在工作中发现一名没有身份证、自称“顾新闻”的男子与通许县公安局通缉的王某胜极为相似,希望尽快派人前去核查。时间就是战机,得知情况后,李健指示专案组马上赶往和田,核查“顾新闻”的身份。次日清早,通许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王治刚、禁毒中队中队长常立政便乘坐飞机赶往和田,经过7个小时的路途颠簸后于当日下午赶到和田。

一到和田,王治刚和常立政就投入到对“顾新闻”的身份核查中。为不打草惊蛇,王治刚和常立政直接来到“顾新闻”在和田的家中找到其女友谢某芳,从外围调查“顾新闻”的情况。在一番询问后,谢某芳称对“顾新闻”以前的情况一概不知,只知道他是河南周口人,谢某芳也曾催促他去办理身份证,但“顾新闻”自称曾在阿克苏与别人发生过矛盾,不方便办理身份证。

既然到了和田,两位经验丰富的侦查员岂能让谢某芳寥寥数语给蒙蔽?两人立即对“顾新闻”家中进行搜查,很快在一张离婚协议书的夹层中发现了一张纸,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河南省开封市通许县厉庄乡魏庄村王某周、王某胜、王某江。”除了王某胜的名字与逃犯一字不差之外,王某周、王某江分别是王某胜父亲和儿子。再问谢某芳这是怎么回事,谢某芳终于承认,这是“顾新闻”写给她的,如果有一天自己“出事”,谢某芳可以按这个地址去找“顾新闻”的家人。当侦查员拿着这张纸条见到“顾新闻”时,看着纸上自己亲手写的字,“顾新闻”低下了头:“没错,我就是王某胜。”

虽然承认了自己就是王某胜,但王某胜始终对王某国的去向只字不提。得知这一情况,耿宇指示王治刚:王某胜既然已经落网,王某国一定就在附近不远的地方,一定要想办法尽快找到王某国的线索,否则一旦王某国知道王某胜落网,极可能再次潜逃。

顾不上长途奔波的疲惫,王治刚、常立政再次找到谢某芳深入了解情况。据谢某芳回忆,曾经有一次自己外出返回,遇到一名自称“顾新闻”表弟的人来找“顾新闻”,临分手时两人大吵一架,“顾新闻”还气哼哼地说:“让他走吧,权当是我没这个老表。”谢某芳还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这个“顾新闻”的老表还有一个女友名叫敬某。

“找到敬某就能抓住王某国,你们一定要抢抓战机,连夜工作,务必尽快找到敬某。”耿宇在电话中再三嘱咐王治刚。在和田警方的协助下,王治刚、常立政很快找到敬某的住所,于3月21日20时在敬某住所展开蹲守。在一夜漫长的蹲守过程中,敬某家中始终没有亮灯,给人一种家中没人的迹象,但王治刚、常立政没有轻言放弃,一直坚持蹲守。

上天总是眷顾付出艰辛努力的人。王治刚、常立政原本谋划在找到敬某后,顺藤摸瓜抓获王某国,但在第二天8时许,惊喜从天而降,常立政突然发现从敬某房中出来一名男子,其年龄和相貌与王某国十分相似。紧急时刻,来不及多想,王治刚赶上前去亮出证件,让这名男子出示身份证,并报出自己的身份。该男子始终拿不出身份证,并且支支吾吾称自己名叫“李红”,老家是河南开封城关的。

“说清楚,开封哪个城关的?”王治刚厉声喝问。听着王治刚熟悉的乡音,这名自称叫“李红”的男子低下了头。在返回当地公安机关的路上,“李红”承认自己就是王某国。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后,王某国突然变得轻松起来:“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这么多年了,我都没有现在感觉这么轻松过。”

据王某胜、王某国交代,当年作案后,两人立即窜至村子附近的省道上,拦车先逃往四所楼镇,随后乘车前往商丘,从那里两人一路先后潜逃至嘉峪关、阿克苏,直至最后落脚在和田。19年中,兄弟两人度日如年,除了到工地打工,其它地方一概不去,没事就在家里猫着,遇到社区人员上门检查,兄弟俩便躲进厕所,从不与社区人员见面,遇到老乡聚会,王某胜和王某国也不敢去参加。特别是王某胜,19年中,即便是家中有妻子和四个孩子,他也从不敢联系。就这样躲藏了19年,兄弟两人最终还是被锲而不舍的通许警方抓获归案。案发时,王某胜37岁,王某国34岁,如今均已过五旬,两人最美好的年华都处在惴惴不安的逃亡生涯中。案发时,王某胜最小的孩子才五六岁,如今已成家立业,19年来他从未尽到一个做丈夫、做父亲的责任。

目前,犯罪嫌疑人王某胜和王某国已被通许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通许县公安局供图)

来源:大河网

作者: qingyu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