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骑乘电动车不戴头盔 5月1日起开罚

非机动车道上聚集大量骑乘电动车的市民,但是戴头盔的寥寥无几。 花园路黄河路交叉口,戴头盔的电动车骑乘人员只有一两位。 开栏的话 今年5月1日起,《郑州市非机动车管理办法》(下简称“…

非机动车道上聚集大量骑乘电动车的市民,但是戴头盔的寥寥无几。

花园路黄河路交叉口,戴头盔的电动车骑乘人员只有一两位。

开栏的话

今年5月1日起,《郑州市非机动车管理办法》(下简称“办法”)将正式实施。办法中涉及电动车的若干“焦点”规定:比如,骑乘电动车须佩戴头盔,搭载六岁以下未成年人应当使用安全座椅,对驾驶非机动车打电话或浏览电子设备等影响安全驾驶的行为将处罚等,也将随之落地实施。据不完全统计,郑州市电动车拥有量约400万辆,新办法的实施,无疑涉及众多车主。

今天起,大河报刊发“关注‘郑州非机动车管理办法实施’系列报道”,探讨新办法实施前的现状,分析其中“法规与现实”的问题等,以期推动郑州交通秩序的进一步和谐顺畅。

策划政务产品部□执行顶端新闻·大河报记者邵可强郭兵文张琮摄影

5月1日起,在郑州骑乘电动车就要佩戴头盔了。否则,按照《郑州市非机动车管理办法》(下简称“办法”)的规定,“电动自行车驾驶人和乘坐人员不戴安全头盔的,处以警告或者二十元以上五十元以下罚款”。

距离新办法实施仅有半月多,郑州街头电动车骑乘者佩戴头盔的情况如何?对于佩戴头盔,各类交通参与者有什么样的看法,以及外地在立法管理中有哪些值得借鉴的经验?大河报记者进行了探访和梳理。

【回顾】戴不戴头盔去年已“预热”

2020年4月16日公安部下发了全国开展“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方案。2020年5月26日,河南省举行“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启动仪式。

2020年6月1日起,河南“一盔一带”行动进入执法查纠阶段,其中,交警在路面执法过程中,加大对电动车骑乘人员规范佩戴安全头盔的倡导力度。

当时,郑州市交管部门也同步开展“提高电动自行车违法查处提升电动自行车守法率”等专项行动,对于骑乘电动车不佩戴头盔进行查纠整治。

也就是说,骑乘电动车戴不戴头盔从去年开始已经“预热”,成为市民关注的焦点话题。不过,当时对于电动车骑乘人员不佩戴安全头盔的,主要是查纠时做好宣传引导工作,并没有处罚措施。

郑州市“一盔一带”行动效果如何?记者注意到一份数据,按照公安部交通管理局、河南省公安厅交警总队关于2020年“减量控大”有关工作的要求,2020年12月郑州交警开展城市出行“六率”对外公示工作,其中有电动自行车头盔佩戴率的情况。

在郑州市金水路和东明路交叉口,100辆电动车,头盔佩戴率19%;花园路与农科路交叉口,100辆电动车,头盔佩戴率27%;科学大道与桃贾路交叉口,100辆电动车,头盔佩戴率11%;航空港区S223与豫州大道路口,100辆电动车,头盔佩戴率45%。

【走访】骑电动车戴头盔者屈指可数

目前,郑州街头骑乘电动车人员戴头盔的情况如何?

4月12日上午,记者沿紫荆山路与金水路立交桥一路向北,经过花园路与纬五路、黄河路、农业路等交叉路口。上述几个路口均为主干道交叉的大路口,红绿灯等待时间相对较长,电动车骑乘人经停较多。

在每个交叉路口,记者观察到,遇到红灯等待时,非机动车道上聚集大量骑乘电动车的市民,但是戴头盔的寥寥无几。佩戴者屈指可数,多为外卖、快递配送人员。

在紫荆山立交桥下,约二三十人在等红灯通过,只有一名跑腿骑手佩戴着橘色头盔,很显眼。“我们公司都有要求,骑电动车送东西必须戴头盔。”这名骑手说,戴头盔主要是保护自身安全,刚开始感觉碍事不太舒服,现在已经成为习惯了。

在花园路与黄河路、农业路交叉口,记者注意到,除了外卖、快递人员,女性骑乘电动车的市民佩戴头盔明显多于男性。

“去年被查过,当时给孩子也买了一个头盔,现在出门都戴!”市民库女士说,她去年骑电动车送孩子上学在路口被交警拦住,因为没戴头盔被现场“上课”教育,学习戴头盔的安全重要性等。听说5月1日起不戴头盔开罚,库女士表示理解和支持。

【市场】头盔销售依旧火爆,但身价大降

自从国家推行“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以来,头盔话题热度不减,4月12日,大河报记者搜索几大电商平台发现,头盔销售位居骑行穿戴设备热卖前三名。

去年5月份,头盔最热卖时,在某些店铺,一个普通骑行头盔身价直逼200元,且实行限购,每人最多购买5个。如今情况如何?

12日下午,记者发现,30元以下的骑行头盔在各电商平台随处可见。花费70元左右即可购买一款轻便透气、抗冲击能力强的头盔。即使是一年前销售价格近300元的3C认证的头盔,如今价格也多在百元左右。并且,头盔货源充足,可随时订货。

【众议】处罚在即市民怎么看?

如今处罚在即,市民对此有什么看法,记者进行了随机采访。

市民周先生告诉大河报记者,既然法规出台了肯定要支持,“我去年都买了头盔,肯定不让交警拦住咱。”

市民张先生称,“戴头盔是保命的,但是我看很多人不戴,我戴着反而有点另类了,希望以后好好宣传普及,让大家形成安全文明的出行习惯。”

但也有人持不同意见。赵女士就表示不想戴头盔,原因是怕影响发型。“出门捯饬头发花费十几分钟,一戴头盔全毁了。”而楚先生表示,夏天室外气温越来越高,现在出门必戴口罩,“口罩+近视镜(墨镜)+头盔”,那滋味简直像把头伸进了桑拿房。

还有车主持观望态度,“到时候看看交警会不会处罚”。

【反思】守法又安全,为何不戴头盔?

根据记者采访的情况看,目前郑州电动车骑乘人员头盔佩戴率不容乐观,多数车主甚至并不在意。5月1日起将实施的《郑州市非机动车管理办法》中规定,“电动自行车驾驶人和乘坐人员不戴安全头盔的,处以警告或者二十元以上五十元以下罚款”。

据不完全统计,郑州市电动车拥有量约400万辆。届时,郑州庞大的电动车车主群体,会不会因处罚而上演“全城疯狂戴帽”一幕,抑或市场上再次出现“一盔难求”的商战?

交管部门相关人士在受访时表示,新的办法让交通参与者有了规则意识,也让交管部门有法可依。不过,处罚不是目的,交通参与者的自身安全更应该关注。

有关研究结果表明,当事故发生时,骑行头盔可吸收大部分撞击力,起到缓冲、减震的保护作用,可使受伤者的比例下降70%,死亡率下降40%,不戴头盔头部损伤率是戴头盔的2.5倍,致命伤不戴头盔是戴头盔的1.5倍,头盔对于电动车驾驶人来说,相当于轿车驾驶人所系的安全带,是骑行者遇到危险时的最后一道防线。

数据显示,正确佩戴安全头盔是减少交通事故死亡的有效措施。2020年公安部交通管理局部署开展“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以来,全国电动自行车、摩托车、汽车驾乘人员交通事故死亡率均同比下降10%以上,电动自行车骑乘人员死亡人数自2006年以来首次出现下降。

【借鉴】电动自行车管理的“江苏经验”

2020年5月,江苏省在全国率先出台《江苏省电动自行车管理条例》。

据江苏省公安厅交警总队消息,2020年,江苏省电动自行车安全头盔佩戴率均超过88%,无锡、常州、苏州、南通、扬州五市平均值超过92%。涉及电动自行车交通事故起数、死亡人数分别下降40%和30%。

记者注意到,除了加大宣传和严查处罚之外,江苏多地推动社会联动共治模式。比如,发挥行业自治、企业自律作用。常州、苏州等地联合快递外卖行业协会,引导企业按照条例规定为专兼职配送人员配备安全头盔、购买电动自行车相关保险。另外,南京成立交通信用管理中心,研发信用管理平台直接对接市信用部门,累计归集非机动车、行人失信数据3万余起。

作者: qingyu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