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阅读能让教育变好

2013年,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由我主编的《迷人的阅读》。那本书里收录了十名教师的读书笔记和对阅读生活的回顾。原以为一本谈读书的书不会有多少读者,没想到竟颇受好评。有的学校集体…

2013年,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由我主编的《迷人的阅读》。那本书里收录了十名教师的读书笔记和对阅读生活的回顾。原以为一本谈读书的书不会有多少读者,没想到竟颇受好评。有的学校集体购买,组织教师共读。有的学校将书中提到的书籍悉数买来,放入图书馆。《迷人的阅读》的策划编辑朱永通君说,再编一本“姐妹篇”吧。我欣然答应。于是,2017年,《阅读,让教育变好》也在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

《阅读,让教育变好》收录了连我在内的六位老师的读书笔记。六位作者有的是工作在教学第一线的普通教师,有的是享誉全国的名校长、名师,有的是已经退休的大学教授,都是读书人,爱书人。

《阅读,让教育变好》出版至今,已加印多次。在一次读书会上,有位读者笑着问我:阅读,为什么能让教育变好?读者玩笑似的随口一问,我却立刻认真作答。因为答案就在这本书中。

本书里,赵志伟老师在《教育的目的是使人具有活跃的智慧》中这样写道——

“教育是人们掌握如何运用知识的艺术,这是一种很难传授的艺术。”为此怀特海反对在教育中传授那种“呆滞的思想”,而传统学校教育恰恰经常让学生大脑接受这些“呆滞的思想”而不加以应用。他认为,“要使知识充满活动,不能使知识僵化,而这是一切教育活动的核心”。

拿上述论述对照当下的教育,我们的脊背会不会一阵阵发凉?

有一次,我去某地上公开课。每当我提出一个问题,学生就会齐刷刷地打开教辅书,在上面找有没有我的问题。如果有,就把配套答案说给我听。学生面对老师的提问,不没有打开教材的习惯,没有思考的习惯,只会到处找现成的答案。一旦有学生说出了正确的答案,当你再问,大家有没有其他补充,就再也不会有学生举手发言。在学生的观念里,已经有了标准答案,还能说什么呢?还有什么必要说呢?可怕的是,这类现象并不鲜见。不能怪学生,只能怪老师。是教师错误的教学理念造成了这样的现象。这就是传授“呆滞的思想”造成的恶果。更可怕的是,教师在传授“呆滞的思想”的过程中,自己的思想也会变得越来越呆滞,然后对学生施加更坏的影响。

我在想,如果那些传授“呆滞的思想”的教师,读过怀特海的书,即便一时无法改变自己的教育教学行为,但至少也会知道自己的错处吧。

阅读教育经典著作,可以让教师明晰教育的本质——帮助学生成为真正的人。只有明晰了教育的本质,树立正确的育人观,面对教育教学中的各种问题,教师才能找到正确的应对方法。

我是一个小学语文教师。几十年来,小学语文一直是一个十分活跃的学科。可能是因为大家都看到了,小学语文教学用时很多,效益不佳。于是,各种实验、改革层出不穷,甚至到了“乱花渐欲迷人眼”地步。以至于有的老师常常把“越来越不会教语文”挂在嘴边。想攻坚克难,想改变不好的现状,当然值得嘉许。只是,面对各种改革经验,我常会回到叶圣陶先生的书中,常常想,如果在改革前,同行们认真读一下《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应该能少走很多弯路。还有些实验甚至可以不做。比如叶圣陶先生曾这样说:

阅读书籍的习惯不能凭空养成,欣赏文学的能力不能凭空培植,写作文章的技能不能凭空训练。国文教学所以要用课本或选文,就在将课文或选文作为凭借,然后种种工作得以着手。课文里收的,选文入选的,都是单篇短什,没有长篇巨著。这并不是说学生读一些单篇短什就够了。只因单篇短什分量不多,要做细琢细磨得研读工夫正宜从此入手;一篇读毕,又来一篇,涉及的方面既不嫌偏颇,阅读的兴趣也不致单调,所以取作精读的教材。学生从精读方面得到种种经验,应用这些经验,自己去读长篇巨著以及其他的单篇短什,不再需要教师的详细指导(不是说不需要指导),这就是略读。就教学而言,精读是主体,略读只是补充;但就效果而言,精读是准备,略读才是应用。

现在有的老师抱怨教材不好,于是用一个月或者更短的时间草草教完课本上的内容,然后组织学生大量读书。乍一听,觉得很不错。可仔细一想,问题很多。第一,课本再不好,不会一无是处吧。如果不做具体分析,一概草草了事,是否恰当?第二,课本体现着学生在某学段应该掌握的知识与能力,用很短的时间教完课文,那些知识与能力,能学扎实,练到位吗?第三,让学生大量阅读之前,应将阅读内容、要求等课程化,阅读效果应可检测,这样的工作有多少一线教师能做好呢?诸如此类的问题,要问的话,还能问出很多。其实,将教材扔在一边教师,往往对课程、教材缺乏客观的认识,而且不善于教书。真正会教书的老师,能发现教材的问题,能二度开发利用,能用教材教,教会学生方法。依靠教材,上好精读课实在太重要了。叶先生对精读课和略读课的功能、关系论述得太好了。没有“准备”,如何“应用”?没有“细琢细磨”的精读课,一味让学生自己粗略读去,时间一长极易出现两极分化现象——天资聪颖的孩子或许自己能悟到读写方法。天资一般,家庭教育背景不佳的孩子没有教师的指导则什么也得不到,然后恶性循环,越来越差。特别是在班额比较大,学生差异比较大的情况下,这个问题必须充分重视。因为教师要关注的是全体学生的发展,而不是部分基础好的孩子。精读课没上好,有问题不想改,却另找他途,是否有自己生病,别人吃药的感觉。

我经常把《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推荐给青年同行。我自己每年都会重读这本书。我觉得,叶圣陶先生的语文教育思想五十年内不会过时。现在,语文教学中的很多问题,都可以在《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中找到解决之道。

教师多阅读一些与自己所教学科相关的专业书籍,能让自己更清晰地认识学科教学的目的、策略、方法,使得自己在日常教学工作中,更为游刃有余,使得自己在于同行讨论学科教学问题时更有底气。

《阅读,让教育变好》中收录了周益民老师的一篇文章。文章讲的是王尔德的童话《快乐王子》。其中有一段周老师写得很动情——

贪恋与芦苇谈情而落在后面的燕子偶然来到了快乐王子身边。他原先仅仅是个过客,快乐王子只是个驿站。他明白,朋友们正在远方等着自己……可是,他禁不住快乐王子一次次的请求,一次次地留了下来,帮助快乐王子把快乐一次次送到需要的人手中。冬天来临,快乐王子已一无所有,燕子却义无反顾地决定永远陪伴他。这个驿站终于成了燕子长眠的地方。这是快乐王子的力量,这是眼泪的力量,这是博大爱心的力量,这是真正的快乐的力量。

我曾经与学生共读《快乐王子》。一个学生的阅读感受让我有些意外。他说,他不喜欢快乐王子,因为他总是让燕子帮忙,把燕子累死了。

成人的阅读感受与儿童的阅读感受真是太不同了。而这恰恰是教育教学中最有意思的地方。教师与学生一起读书,互相分享自己的阅读收获。教师从中可以找到教学的切入点,同时也能让自己的精神世界得到童心的滋养。

阅读教育经典,阅读学科专业书籍,与学生共读童书,教师就能慢慢成长起来。教育自然就变好了。如果教师的阅读面再广一些,那么三尺讲台必将成为学生成长的大舞台。

来源:朱煜讲课企鹅号

作者: qingyu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