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老板:游客拿三亚代替巴厘岛、马尔代夫,所有房间都爆满了

作为旅游行业的重要一环,民宿行业快速增长。但去年的疫情,以及今年的就地过年政策,让民宿行业不得不放慢了脚步,众多民宿行业从业者,希望能在五一迎来爆发。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五一假期,据…

作为旅游行业的重要一环,民宿行业快速增长。但去年的疫情,以及今年的就地过年政策,让民宿行业不得不放慢了脚步,众多民宿行业从业者,希望能在五一迎来爆发。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五一假期,据中国旅游研究院的预测,今年五一假期国内旅游将达到2.2亿人次。

作为旅游行业的重要一环,民宿行业快速增长。但去年的疫情,以及今年的就地过年政策,让民宿行业不得不放慢了脚步,众多民宿行业从业者,希望能在五一迎来爆发。

爱彼迎平台数据显示,与2020年相比,“农家乐”、“乡村小屋”房源的搜索数据增长9倍以上,“客栈”的搜索量更是2020年同期的17倍以上。

本期《亲历》聚焦三位爱彼迎民宿从业者:有人在三亚经营海边别墅,本来计划春节期间销售额能达到1000万,结果因为就地过年政策,距离这一数字有几百万的差距;有人在苏州开乡村民宿,感慨就地过年本来是利好自己的生意,但是没想到苏州某地的门把手被查出了阳性,结果所有的店面全部暂停营业;有上海昔舍民宿创始人任女士,时隔一年,再次讲述了这一年生意的起伏……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口述人:可乐

人物档案:景咖美宿工作人员,2019年在三亚开民宿

很多人拿三亚代替巴厘岛、马尔代夫,房间基本都爆满了

我们是从2019年5月4号开始做民宿的,创始团队也都是来自爱彼迎旗下民宿管理公司高管。

我们在三亚开民宿,用了一种全新的托管模式。很多人在三亚买房子只是为了投资,并不是用于自住,所以房子的空置率会很高,于是“托管”模式诞生了。这种模式下,房东的房子托管给我们,我们定期为房东保养,因为房子空着是最大的损耗,与此同时,我们会代理出租房东的民宿还可以为你挣到一些收益。当然,房东可以随时回来住。所以这个模式,房东其实也很愿意尝试一下。

三亚的旅游旺季通常在每年的10月份到第二年的3月份。因此,2020年1月份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正好赶上了旺季。我们房间在那时已经几乎定满,最初大家听到出现疫情的消息,很多人找我们退房,最后政府下发通知,强制取消了全部订单。

不过也正因为疫情期间没有客人,我们也趁着这个机会,对民宿进行了一些升级,建了一些主题房间,比如电影民宿房间、儿童民宿房间等等,算是为疫情之后营业做准备。

按照我们的设想,这一波疫情可能会持续到5月份、6月份,但实际只到3月份,4月份我们就已经开始复工了。三亚这边的旅游行情比较好,虽然4月份已经不算是旺季,但可能因为疫情期间大家整整三个月都没有机会出游, 而正好4月份又有清明小假期,所以大家都迫不及待地出行了,来三亚这边透透风,这部分情况完全超出我们的预料。

到后来的五一、端午,还有暑期,以及国庆几个长假,我们这边的生意都开始恢复正常,但是客单价不是特别高,相比于疫情之前的价格,都要低一些,因为人流量还是不太稳定。

去年十一我们预想的比较好,认为价格会涨起来,但或许是因为那个时候机票太贵了,另外大家通常来三亚的时间是每年的上半年,最晚可能也是到暑假,所以去年国庆的行情没有我们预想的那么好。

到了今年春节,我们设想的是完成正常销售额。1月份政府号召大家就地过年,导致我们这边订单量、访客量,甚至是咨询都大幅度减少了,入住率直接断崖式下滑,我们就只能把价格调低,调到淡季的价格。

比如说之前在旺季一个两室一厅,价格降了很多,今年过年的时候只卖几百块钱。虽然在过年的时候,我们的民宿还是能够保证满房,但价格是前所未有的极低,即使没有亏损,但是远远没有完成当时的销售目标。

五一期间三亚民宿的预订是非常火爆的,可以说是爆满的状态,所以我们也会适当提高客单价。这可能是因为国外旅游业还处于未复苏阶段,就使得很多人拿三亚替代了巴厘岛、普吉岛、马尔代夫等国外海岛游景点,所以大家一预定就是三四天。

我们预计下一个旅行小高峰是端午节期间,但或许五一这么火爆的势态,民宿的价格也会有相应的调整,十一期间也可能如此。

口述人:上海白相里品牌创始人张文轩

人物档案:2015年在上海迪士尼周边开民宿,2018年在苏州开乡村民宿

做民宿比较佛系,不会想着用五一把春节的损失给挽回

我是从2015年开始做民宿,2013年我还在法国巴黎工作,朋友帮忙预定了爱彼迎的公寓,回来以后就觉得这种住宿方式挺好的。2015年上海迪士尼开园,我和几个朋友就在迪士尼边上租了5、6套别墅,算是开始做起了民宿生意。

2018年,苏州开始大力落实乡村振兴,政府有人从城市民宿招一些运营商一起合作,我们就开始到苏州做乡村民宿。

我们的民宿和其他民宿有点不一样,我们主打的是乡村走亲戚式度假,像村落的感觉。在春节旅行,有两种度假模式,一种是出国,或去三亚这样的海岛度假;还有一种是一家人,找一个地方像小时候一样的过年。但这种模式在城市里是不太可能实现的,没有房子能容纳这么多人,但在乡村,有独栋独院的房子,所以我们的民宿在春节期间是非常火爆的。

我记得很清楚,去年大年初一,我们收到宣布暂停接待客人的通知。在此之前,我们春节期间的房源都是满的。收到这个通知后,我们只能通知房客退房。

大年三十,我在自己家过年,听到政府要求暂停接待的消息后,我连民宿都不能去了。乡村民宿管理成本稍微少一些,房租较为便宜,而且我们有几个本村的员工,可以在民宿里值班。总体来说,经营成本会少一点,但相比城市民宿,压力没有那么大。

春节之后,4月初,我们迎来了第一批客人,入住了40多天。房客来自上海,祖孙三代人,一直住到五一假期的前一天。因为五一假期我们的房源提前订满了,房客就不得不离开。在这期间一直有零星的客人来住。我们也会涨点价格,但是没有以前节假日涨得高了。

乡村民宿做不到天天都爆满。但是由于我们是个度假综合体,有餐饮,有娱乐,离城市也不太远,另外,大家憋了几个月了,难得出来聚一下,朋友要见面,同事要见面,家庭也要聚会,餐饮的需求比疫情以前还要爆满。

等到了今年春节,政府提出来就地过年政策,苏州相对经济条件比较好一些,按理说就地过年是利好我们民宿行业的,因为大家都不出门了,周边上海的客人也都能过来。然而,政府比较谨慎,今年春节又被通知停业。我和我们的销售简单算了一下,春节期间的营业情况是比较惨淡的。

春节之后的三四天,政府通知我们可以营业了,餐饮这边恢复的比较快。我们民宿在当地做得还算比较有名,从高端消费到平民消费都有,通知恢复营业之后,那些想就地消费的客人就全来了,而且我们以前很少有本地苏州人住我们的民宿的,今年就有很多苏州人来住我们的民宿。

坦白讲,我做民宿比较佛系,损失了就过去了,不会去想那么多,只想着怎么为下一波客人做到最好。一旦节假日,我们这么大的体量,都是爆满,不会想着怎么用清明、五一去把春节的损失给挽回,只是现在会稍微比平时提高点价格。

我们的产品不属于网红类别的全国顶流民宿,我们的客群大多数都是开车一小时交通圈内的,也就是所谓的“熟人客群”,甚至还有很多老客群。这种情况下如果价格浮动特别大,会改变我们在小范围圈内客人心里的好形象,也许会让人觉得这是一件生意味特别重的事情,是在割韭菜。因此我不会为了增加几万块钱的营业额去翻一倍的价格,我们品牌在客户心中的位置相对来说更重要。所以我们平时的价格不是很低,但是节日也不会很高,我就是这样一个心态。

口述人:任女士

人物档案:上海昔舍民宿创始人

五一的房间还没有订满,留出空房便于调整价格

简单来说,上海去年疫情期间一直到1月中旬大家都没认真地去关注疫情。真正对民宿业的影响就是在1月23号前后,那时武汉封城,大家才意识到势态的严重性。

我们在1月27号就开始自我关房,主动关闭全部50间民宿。如果客人要求退款,我们就退款;如果客人希望保留额度,我们就办理延期。

从最初我就没敢轻视疫情。虽然民宿相对来说不是那么大众化的行业,但我们依旧要担起对客人、对周边居民、我们内部的管家以及保洁人员的责任,所以我们当初是按照最坏的情况作准备。

我们真正恢复正常是在3月中旬之后,差不多有20%的房源逐渐打开。到了4月份,基本上打开70%-80%的房源。部分房源由于社区管理的严格程度不同,要到五月份以后才能开房。从效果来看,比如清明假期,我们开放的房源基本全部被预订。

所以去年我们受影响最大的就是二、三、四月份,五一以后逐渐开始在恢复和复苏,基本上到七八月份,就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疫情前的水平,或者说达到了比较高峰的状态。去年最严重的这段期间,我们的损失达到了百万的量级。

每年的6月份到9月份属于旺季,尤其是七八月份的暑期,从大的区间段来讲是最好的时间段。其他的还有一些点状的,比如说五一,具体的一些节日,又是小高峰的状态。

上海的淡旺季相对来说比较均衡,很少有像今年1月份这种特别淡的淡季。这种特殊情况是因为,一方面上海出现疫情反弹,另一方面是政府提倡就地过年,所以今年一二月份整体的状态是不太好的,客流量和预订量有很明显的锐减。其他的时间段,相对来说都是比较均衡的。

我们这边的客源分布,大概属于一半一半吧,有一半是本地的客户,还有一半是外地的。按理说就地过年的政策,其实不影响本地客人预订,但主要是疫情反弹对客人的心理影响比较大。

我们一般的入住率正常是80%以上,到了暑期的阶段,入住率一般达到到95%左右,而像五一、端午、国庆这种节假日,基本上是95%到100%这个区间段。但因为有疫情反弹和本地过年政策,一二月份的入住率不到70%。

从4月初,我们开始收到五一的订单,提前一个月,我们预订率在60%左右,我们预估五一过完以后,预订率是100%。

五一的订单现在没有完全订满,还有几间空置。今年的整体局势就是这样,不止是我们,很多民宿会提前进行锁盘,会在五一期间放出来。这么做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动态调整价格。

而提前一个月预订的,价格不会有大幅度变动,我们基本上提前一个月或者在3月份就定好了五一的价格。每个房源,4月份的时候再根据它的预订情况来调价,每天都在调价。

总体来看今年,3月份的时候我们的盈利状态就已经很好了,不止比疫情期间的表现要好,甚至比疫情之前都要好。

来源:腾讯科技企鹅号

作者: qingyu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