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天赚1.6亿,日薪208万,郑爽扯下明星天价片酬遮羞布

传得沸沸扬扬的郑爽“阴阳合同”一事,4月29日郑爽方面回应了。 郑爽工作室在其微博发布消息:税务部门已经在核实我的合约、个人税务、一切有关经济合同,我愿意接受并配合一切调查。结果会…

传得沸沸扬扬的郑爽“阴阳合同”一事,4月29日郑爽方面回应了。

郑爽工作室在其微博发布消息:税务部门已经在核实我的合约、个人税务、一切有关经济合同,我愿意接受并配合一切调查。结果会公布于众,感谢大家关注。

此前,据央视新闻报道,近日网上反映演艺人员郑爽涉嫌签订“阴阳合同”、拆分收入获取“天价片酬”、偷逃税等问题,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已予受理,正在依照税收法律法规进行调查核实,而北京市广电局已启动对相关剧目制作成本及演员片酬比例的调查。

其实早在2017年发布的《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提到,影视剧里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其他演员不低于总片酬的30%。

前有范冰冰,如今又有郑爽,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天价片酬还是屡禁不止?跟美剧、日剧、韩剧相比,我们的天价片酬问题在哪?

何为天价片酬

我们经常看到舆论关于天价片酬的批评,但其实很多人对于“天价片酬”之“天价”的指称一无所知。到底是片酬一千万元算天价,还是一亿元?判定标准究竟是什么?

很多报道在痛斥“小鲜肉”高片酬的同时,最喜欢拿的参照对象是日韩明星的片酬。在韩国,极个别的一线韩流明星,像李英爱、全智贤、金秀贤,拍摄电视剧的单集片酬是1亿韩元左右,折合成人民币60万元不到,而像我们熟知的玄彬、苏志燮、赵寅成、李敏镐等,单集片酬比1亿韩元略低。宋仲基拍摄《太阳的后裔》时,单集片酬6000万韩元,折合约35万元人民币。

▲ 《太阳的后裔》剧照

至于一些大热偶像团体的新晋偶像,像陆星材、朴炯植、李俊昊等,其单集片酬一般是1000万-3000万韩元,相当于6万到15万人民币。顶级韩流明星出演的韩剧(他们几乎不会出演那种动辄50集以上的家庭剧),一般集数都是16集,很少超过24集,因此,他们拍摄一部电视剧的片酬所得,一般都是1000万元以下,韩流小鲜肉拍摄一部电视剧的片酬,常常就几十万到百万人民币。

日本娱乐圈对于小鲜肉、小花旦更是苛刻得令人惊掉下巴。不久前日本媒体统计了夏季日剧顶级女明星电视剧片酬排行榜,排行榜上排在第一位的新垣结衣,拍电视剧的片酬每集约合10.3万元人民币;紧随其后的深田恭子和真木阳子,每集都是9.8万;排在第十位的吉冈里帆,每集片酬才1.2万元。考虑到日剧的篇幅都很短,顶级女星拍一部剧的毛收入,最多不过一两百万,而其他二线明星,甚至10万元都不到。

因此,如果跟日韩明星相比,中国的“小鲜肉”赚钱真是太容易了,他们拍一部戏,轻松几千万元,单集片酬就高达百万元人民币。就在遏制天价片酬文件公布的同一天,2017年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出炉,排在首位的范冰冰高达年收入3亿元,杨洋2.4亿元,鹿晗2.1亿元,杨颖2亿元,吴亦凡1.5亿元……

这在日韩娱乐圈完全是不可想象的事。

片酬高不一定不合理

不过,舆论乐于以日韩明星为参照来批评小鲜肉,却没有人将小鲜肉与好莱坞的大牌明星进行比较。因为好莱坞一线小鲜肉们的片酬,普遍比中国“小鲜肉”的要高。

早在20年前,明星片酬在中国还是一个很陌生的概念时,好莱坞的一线巨星,诸如尼古拉斯·凯奇、金·凯瑞、汤姆·克鲁斯、梅尔·吉布森、汤姆·汉克斯等已经迈入了“2000万美元俱乐部”,他们不仅一部电影的片酬要价2000万美元以上,而且要求参与电影票房的分红,少则15%,多则可达20%。比如今年在欧美大热的《美女与野兽》,全球票房已经突破10亿美元。主演艾玛·沃特森的基础片酬是250万美元(约人民币1700余万元),在众多好莱坞一线女星当中,这个数字并不高。但艾玛与迪尼斯达成了票房分成协议,一旦该片票房超过《沉睡魔咒》(约7.5亿美元)——她将额外获得1500万美元的票房分成。这样一来,艾玛·沃特森仅凭《美女与野兽》就能够获得1750万美元的片酬(人民币1.2亿元)。而在中国深受观众喜欢的《生活大爆炸》,主演谢耳朵的片酬是100万美元左右一集,不过,美剧一集只有20分钟。

▲ 《美女与野兽》剧照

中国互联网上总会流传各种片酬价目表,一线小鲜肉的片酬动辄几千万,拍一部戏赚的钱可能就抵得上一家上市公司一年的纯利润。单纯以片酬数字来批斗“小鲜肉”看似很有道理,其实这很有迷惑性。好莱坞明星片酬普遍比中国高,中国普遍比日韩高,这并不是好莱坞或中国的片酬体系出了问题,而是与演艺圈的市场容量成正相关。

进一步解释说,就像韩国和日本,国土面积小,人口相对较少,他们的影视剧如果没有走出本土,市场容量也就很小,演员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工作。相较之下,中国近14亿人口,这个市场容量就是日韩的好几倍,好莱坞的市场容量则更大,好莱坞大片都是面向全世界发行。一部电视剧面向5000万人播出,与面向13亿人播出,其成本几乎是一样的,但后者的收益显然要高于前者,明星的片酬所得自然也高于前者。

问题在于片酬占比

因此,单纯以片酬数字来判定是否是天价片酬,不完全合理。更为合理的评判标准是,明星片酬占总体制作经费的比重,这个合理的区间是40%以下。

比如好莱坞大片所有演员的片酬可能高达1亿美元,但如果该片的总投资为3亿美元,那么这个片酬其实还是处于相对合理的区间,因为明星片酬占总投资的30%左右。

反之,如果一部影视剧投资仅5千万元,演员片酬总额就用去3千万元,那么演员拿的就是天价片酬,因为片酬已占了制作费用的50%以上。

美剧、韩剧、日剧在片酬比例的控制上一直非常讲究。像一些好莱坞巨星,可能出演一部电影的片酬就高达千万美元,为了保证制作成本,片方就会采取票房分成的策略,以避免片酬对制作造成挤压。日剧韩剧更不必说了,在整个生产链条中,电视台、编剧、导演等的话语权往往比明星更大,明星并没有太大的议价空间。

在中国影视圈,天价片酬之所以备受诟病,根本在于,其往往占据了整体制作成本的50%以上,有的甚至高达70%、80%。

一旦演员的片酬占比过高,这部剧基本就毁了。因为一部影视剧,不仅仅只有明星这一环节,还有导演、编剧、摄影、道具、布景以及特效、宣传等后期诸多环节,明星片酬占比高了,意味着这些环节的投入只能不断压缩。

编剧一点地位没有,拿最少的钱,干最苦逼的活,创新动力不足;剧本完全围绕明星展开,成了明星的个人秀,逻辑上漏洞百出,经不起任何推敲;特效等后期制作上能省则省,五毛特效成为常态……如此一来,影视制作就陷入了“脑体倒挂”“看明星脸色、为明星打工”的窘境。

可见,天价片酬问题不仅在于“天价”,更在于其不合理的占比,直接导致了影视生产机制的崩塌,以至于烂剧频出。出台文件将“小鲜肉”的片酬降下来只是第一步,要打开这个死结,还需要观众、投资者、制片方、电视台等多方面的共同着力,唯有打破“小鲜肉”崇拜症,让市场对“小鲜肉”的需求降温,“以明星为中心”的畸形影视生产机制才会崩塌。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 qingyu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