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女毕业生求职做“保姆”,现象的背后暴露出了什么社会问题?

在国内清华北大的毕业生,可以说都是大学生里的精英,被社会各界寄予厚望,希望他们能够成就一番事业,对社会有所贡献。随着社会的发展,各类岗位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清华北大毕业生的就业方向,…

在国内清华北大的毕业生,可以说都是大学生里的精英,被社会各界寄予厚望,希望他们能够成就一番事业,对社会有所贡献。随着社会的发展,各类岗位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清华北大毕业生的就业方向,也发生多元化。

许多学生放弃了研究所的工作,从事自己感兴趣或者是高薪的职业。比如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的清华北大的学生做了公务员,到中小学做了老师,这些事情都已经变得很常见。由于现在的生活压力巨大,面对婚姻、住房、子女、父母几座大山,即使是清华北大的学生,也需要考虑生存的问题,这导致部分学生进入房地产或者中介公司工作,这些都曾引起过社会的热议,我们之前也有说过相关的问题,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回看文章《为了一个街道办,清华北大博士硕士毕业生抢破了头,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5月25日,一位29岁清华毕业生求职保姆事件火爆网络,很多网友对此十分不解:清华毕业都去当保姆,大学生真就这么不值钱了吗?

通过这张简历看出,这位清华女生有着非常丰富的行业经历,以至于有不少网友对此表示怀疑:会不会是学历造假。有记者从该公司相关人员了解到,这名女生确实是清华毕业,不存在学历造假的问题,而且已经有客户开出约50万的年薪,十分符合她的能力和学历。相关人员还表示,目前在保姆行业工作,而且还是大家俗称的高端保姆。有名牌大学的光环加持,还有端正的五官样貌、青春靓丽,竞争力可以说是非常强,经常遭到富裕家庭的家长哄抢,其收入也是十分可观。

实际上,类似的高端保姆,还有很多。例如前几天《新周刊》就有个采访报道。一个叫杨千话的女生,是英国爱丁堡大学对外英语教学专业研究生,经过几轮面试,在刷掉一干985、211的毕业生后,她终于拿到了一份富豪家庭的保姆工作。据说每天工作只有4个小时,住在大别墅里,主要就是陪着老板的孩子学习、吃喝玩乐,而月薪则有2万以上。

去年10月,网上也曾热议过一个最牛保姆简历,而主角是杭州一个家政公司的刘姓家政阿姨。根据资料显示,这位刘女士不仅年轻,还是西安外国语大学本硕7年连读,会英语、法语两种外语。刘女士在大学毕业后,曾经供职于国内某知名通信公司,还外派海外工作,年薪高达30万。

她在网上走红后,引来许多客户咨询,开出的条件基本都是朝九晚五、每周双休,月薪两万以上。

而这次的清华保姆事件传开后,有意思的是舆论的反应,人们很快将争议变成一个立场之争,那就是清华毕业做家政算不算人才浪费?很多网友认为,清华大学毕业应该到重要的岗位工作,比如说国家的研究机构或者是大型的企业等,这样才能够实现自身的价值,如果只是单纯的做保姆,那就浪费了在清华大学多年的资源。也有网友觉得,这位女生应该是看到高端保姆的高收入,才选择了这个职业。也有可能是想以保姆这一职业作为跳板,进入到富人的生活圈子里面,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寻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当然,也有网友觉得,清华毕业的学生未必适合做科研,也未必都适合高强度的工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即使是清华的学生,也是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适当的职业。

平心而论,正所谓行行出状元,只要在自己的领域里面做到极致,同样可以说是成功人士。曾经北大的毕业生还有卖猪肉的,所以清华毕业生做保姆也没有不妥的地方。

但关键的地方在于,不是清华学子做保姆、也不是年薪50万,而是这种现象背后,所暴露出的社会问题。

首先是技术革新和产业升级的速度,跟不上大学生的增速。中国大学生的供应有多过剩呢?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中国人口的受教育程度明显提升,全国大专以上学历的就有2.18亿,而2021年毕业的大学生可能会超过909万。如果放到全国人口去看,占全国人口比例15.6%。

所以,此前网上有一个很火的论调称:只要是大学生,就已经超过了全国80%以上的人,暗喻大学生找工作并不难,在一段时间内这种论调非常流行,然而事实上这个观点有失偏颇,毕竟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学毕业生出去找工作,与其竞争的并不是其他小孩或者是老人,而是更多的比他们学历更高的同龄人。

如果单统计今年35岁、85年出生的人,全国大概有2004万,其中四分之一的人拥有大学专科以上文凭。到95后这一代,几乎是两个人中就有一个是大学生,而现在大学还在扩招。而中国又是全球第一大国际生源国,从1978年到2018年底,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达585万人,这些导致大学生出现供给过剩的情况。不要说大学生,随着近几年研究生的扩招,连研究生的含金量也在不断下降。

但问题是,新一轮的技术革命却迟迟未到,前景行业还没爆发,互联网的行业红利已经逐渐减少。一个是高校扩招带来的供给端膨胀,一个是新一轮产业革命迟滞,带来的需求端减少。两者合力之下,势必会有一些大学生要滑落到下一个层级就业,这也就带来人们经常讨论的“内卷”现象。

以前的大学毕业生是为国家为人民服务,人数少,毕业包分配,天之骄子自然不会做保姆之类的工作。市场化之后,毕业生自谋职业,那边是市场说话、资本说话,谁出得起钱就给谁服务。但是早起,像清华这样的学府,除了大机构谁能雇得起呢?这就是如今暴露的第二个问题:贫富差距。

当贫富差距逐渐拉大之后,事情就发生了变化。先富者利用各种优势建立门槛,维护自己的财富,想要实现逆袭难之又难。先富者的财富对于普通人就是降维打击,花50万招个管家或者高端保姆,对他们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而已。在这种情况下清华毕业生去做保姆,也就变得顺理成章。

29岁的清华毕业生,处于劳动力市场中,能够出得起50万元雇佣她的机构并不多。除了几大互联网平台、投行券商基金等机构,能开出同等薪水的少之又少。那些去央企的,29岁也几乎不可能拿到50万的年薪。这种现象是符合市场规律的,但会进一步强化形成正反馈。能够出得起50万的人,他家的孩子从小就有清华的保姆管家,普通人家的孩子只能w无头苍蝇乱转,于是下一代的分化就更加明显了。最后就是一部分人站在金字塔尖,给这些人服务的勉强在塔腰,剩下的人只能一直在塔基打转了。

至于怎么办?给富人加税,做教育方面的转移支付是一个方向。但在任何国家给富人加税都很困难,最后往往是加税加到了中产身上。新时代有新的课题,这考验执政者的执政能力。社会当然是希望清华毕业生能够做更多更大的事情,而不是仅仅给有钱人当个管家或者保姆,但现实是资源就是这么配置的,这是社会的问题,不是清华毕业生的问题。

来源:经融笔记企鹅号

作者: qingyu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