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人上太空都要吃鱼香肉丝?

中国人的吃货基因,真的在航天食物中尽数体现了。 5月30日,“天宫二号”货运飞船,为中国空间站天和核心舱送去了史上最贵的一单外卖,其中包括不少食品给养。 看到“天宫菜单”,微博热搜…

中国人的吃货基因,真的在航天食物中尽数体现了。

5月30日,“天宫二号”货运飞船,为中国空间站天和核心舱送去了史上最贵的一单外卖,其中包括不少食品给养。

看到“天宫菜单”,微博热搜一片欢呼:鱼香肉丝和宫保鸡丁上太空啦!

其实,这不是鱼香肉丝第一次飞天了。

早在2002年“神舟四号“发射时,国产太空鱼香肉丝就已经研制成功,第二年就让杨利伟带上了”神五“。

2005年“神六“飞天,这回是可以加热的鱼香肉丝;

”神七“哪怕食品种类翻一番,还是要吃鱼香肉丝;

“神九”“神十”“神十一”,都吃上粽子了,也没忘了鱼香肉丝……

Emmm……为什么上太空一定要吃鱼香肉丝呢?

这么强的执念,难道是航天员里总有四川人?

然而,从辽宁人杨利伟开始,往后有江苏人费俊龙、湖北人聂海胜、山东人王亚平、河南人刘洋和陈冬,山西人景海鹏和刘旺,黑龙江的翟志刚和刘伯明……并没有一个四川人哇。

中国日报

那,就是研发人员有四川人?也没有证据证明,航天界的四川人才能多到强喂安利的程度。

难道,鱼香肉丝是宇宙航程必备的吉祥物?还是我们与外星生命的联络暗号?

算了,还是相信科学,我们可以从航天食品的标准条件,反推一下为什么是鱼香肉丝。

首先,航天食品的第一个要求,一定是营养丰富且均衡。

毕竟太空失重环境,对人体的严峻考验远过于地球:

肌肉萎缩,导致脂肪增加;失重环境下一个月的骨密度流失,约等于绝经后女性一年的骨密度流失量;同时还可能有体重减轻、航天贫血、肠道微生态紊乱,以及种种不适应症在等着航天员们……

▲“神十一”航天员就曾因为失重,比飞行前脸胖了一点点

航天飞行的每一个环节,尤其包括营养的摄入,直接决定他们着陆后能否走出舱门。

所以,虽然美国人把薯片可乐带上了太空(简直种族天赋),但在太空吞食垃圾食品做肥宅实在不太明智。

这么一比,鱼香肉丝的营养就均衡多了:猪肉、辣椒、木耳、笋丝,多种食材提供不同元素,搭配其它菜品,这顿饭营养齐啦。

此外,还有航天食物的第二个特点:

不能有残渣、不能留下太多难以处理的餐余垃圾,最好是固态、无骨、小块,且全部可食的。

由于失重环境下,哪怕张嘴吃饭,嘴里的东西都可能飘出来,所以巨无霸汉堡、披萨、煎饼果子等体型较大,且可能空中解体的食物就不是好选择。

同样,由于不能有小骨头,在太空啃个兔头鸡爪的也不太合适。

来个老北京驴打滚?飘浮的黄豆面反手给你一个老北京沙尘暴。

而鱼香肉丝,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可吃。航天员们带上天的,就是压成小块状的鱼香肉丝,撕开包装可以一口吞入,不用吐出任何垃圾。

澎湃新闻

同时,还有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航天食品,必须尽量保证航天员的食欲。

这不仅是为了保证营养摄入,更是为了照顾他们的心理健康。之前美国女航天员香农·卢西德就说,太空食物看着都不想吃,可是又因为紧张会饿,只好狂吞薯片。

加上特别的压力环境,会导致人体味觉失灵,甚至口味改变,所以有时需要味道刺激的食物。

而鱼香肉丝,咸、辣、酸、甜无一不备,没别的,就是下饭!再看我们的宫保鸡丁、麻辣牛肉,在地球上哪个不是两碗米饭起。

舒晨爱味记

毕竟,让航天员们消除紧张、快乐干饭,可是航天任务的重要保障。

中国人的吃货基因,真的在航天食物中尽数体现了。

毕竟,在中国航天员享用鱼香肉丝之前,曾有无数太空先驱被黑暗料理气哭。

最早的太空食物,为了照顾种种限制条件,一般是牙膏一样的即食管状物,直接挤进嘴里,比如半固态罗宋汤什么的——毕竟苏联第一个把人送出去的嘛。

第一位实地享用它们的宇航员加加林,并未对就餐体验发表什么意见。

不知这是不是给了苏联有关部门莫大的自信,从此,苏联及俄罗斯宇航员的食物就不太哈拉少。

1969年1月,在联盟4号飞船的飞行中,苏联航天员弗拉基米尔·沙塔洛夫原本啥事没有,直到他误食了一管“牙膏”——厌恶可可的他,迅速侦测到了高能反应。

还好,他超人的意志力压住了喉头的上涌,否则苏维埃电视观众将目睹第一个太空人体喷泉。

太空俄餐不只吃yue了他一个人,法国负责研究航天食物的厨师就表示,俄国的太空食物非常实诚,看起来像牙膏,吃起来也一样。

不过,战斗民族宇航员找到了新的快乐:他们悄悄把白兰地带进了“和平号”空间站。

在种种靠谱或不靠谱的默许下,他们成功带坏了空间站里的美国人(本来美国航天飞行是禁酒的),大家一起飘在空中张嘴吞酒,双双化身酒醉的蝴蝶。

FreakingNews.com

而美国宇航员的太空伙食,一度也不太好,时常出现十八道菜都一个味儿的情况。

于是,一部分奋力反抗命运的勇士,试图在太空中浪一把。

1965年 3 月,美国双子星座3号飞船的双人太空飞行中,指挥官维吉尔·格里索姆只是表达了一下“要是有个咸牛肉三明治就好了”,身边的伙伴约翰·杨真就掏出了一个。

谁也不知道他怎么带上去的,地面的宇航局专家们顿时崩溃哀嚎:

“给老子放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切都晚了。二位宇航员在失重环境下,以缓慢到令人震怒的速度,把薄皮大馅的三明治塞进了嘴。

▲那玩意大约长这样 wiseGEEK

本来这趟飞行的目的之一,就是试验新款的航天食品,这个太空肉夹馍无疑毁灭了一切。

不过,后来随着科技进步,航天食物的味道有了起色,各国宇航员也开始获准携带他们爱吃的食物。

美籍华裔航天员王赣俊乘航天飞机时,就带上了太太做的炒羊肉,也有老美去超市买了一堆罐头就上天了,至于韩国宇航员李素妍,直接泡菜大酱汤走起。

▲在商场品尝“太空泡菜”的韩国民众 韩联社

按说,到了中国载人航天起飞的年代,航天食品水平已经有相当进步了。

然而,一个吃货人口以亿计的国家,怎么可能满足这个!

第一位航天员杨利伟,哪怕只能吃即食食品,种类已经丰富多样了。

除了鱼香肉丝,红烧肉、鱼肉丸、红焖素鸡也都有了,尤其针对杨利伟爱辛辣、热爱水煮鱼的口味,提供了不少辣味食品。总之爱吃的,一个都不能少。

▲“神五月饼”开启了国产航天食品限定款传统

嗯……太空干饭问题解决啦,接下来开始花式干饭。

两年后的“神舟六号”上,不仅吃到了热食热饮,白饭、八宝饭、咖喱饭、什锦炒饭天天换着吃,有了冻干冰激凌还不算,又加上鲍鱼和咸水大虾,直接上天吃海鲜。

▲啊呜一口,收获快乐

其实,“神五”时杨利伟已经提到过,飞船的食物种类够他敞开了吃好久,“神六”的40多种食品,顿顿不重样也够吃了。

然鹅,航天局傲娇地摇了摇头:还不够,再加!

“神七”的飞行时间,其实跟“神六”一样也是三天,然而,食品种类整个翻了一番,直接膨胀到近80种,生动诠释了有一种饿,叫奶奶国家觉得你饿。

《少年电脑世界》

等到“神九”回来,航天员刘洋还在留恋太空麻辣牛肉时,航天食品已经奔着亲妈花式便当的道路一去不返。

“神十”的菜单,开始根据宇航员口味最大程度个性化。聂海胜爱吃米饭?好的,多带点!张晓光爱酸辣口味?整上!王亚平爱吃甜食,来,你的豆沙粽到了——是节气限定哦!

▲捕获在逃粽叶一片

等到“神十一”,最骚的操作终于来了。

相比之下,河南人陈冬到太空也要吃面,山西人景海鹏到太空也要吃老陈醋,已经不算什么了。

当两人在飞船里收获生菜时,全世界心里都是一句话:不愧是你。

中国人真的太爱种菜了,都种到太空上了……

哈佛学子们看着被中国留学生家长种满青菜的校园,倒吸一口凉气;而中国小馋猫们,已经在考虑太空养鸡养猪的问题了。

随着科技进步、国家富强,中国航天食物种类必然会更丰富,口味也会越来越好,领先全人类脑洞的神奇操作,还会不断出现。

到那个时候,别说鱼香肉丝了,搞不好太空火锅都给你搞出来。

只是,当中国人的太空干饭技能树噌噌疯长,摇曳在全宇宙的时候,回想起这一特异功能的起源,我们大概也只能对全世界挠挠头:

不好意思,中餐实在是太好吃了……

毕竟,吃货大国的种族天赋,才是我们的宇宙级凡尔赛呀!

来源:南都周刊企鹅号

作者: qingyu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