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App遭下架后,共享出行会再造新格局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7月4日,在刚刚登陆纽交所仅两个交易日后,“滴滴出行”App因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问题,被网信办依法通知应用商店将其下架。一时间,关于滴滴违法细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7月4日,在刚刚登陆纽交所仅两个交易日后,“滴滴出行”App因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问题,被网信办依法通知应用商店将其下架。一时间,关于滴滴违法细节的猜测甚嚣尘上。甚至有声音直接断言,抢下“共享出行第一股”名号的滴滴将关门大吉。

就目前来看,滴滴遭遇下架后的结果还未可知。但是在共享出行的赛道上,“蝴蝶”已经扇动了翅膀,一连串的连锁反应或有可能再造新的行业格局。

滴滴下架,用户“搬家”

自从2016年滴滴与优步合并后,滴滴就坐稳了行业第一的宝座,直到现在,滴滴依旧掌握了共享出行市场超过九成的订单。

根据交通运输部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份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共收到订单信息80084.7万单。经惊蛰研究所对比历史数据计算得出,其中滴滴平台的订单数量达到了73603万单,约占订单总量的91.9%,排在滴滴之后的是T3出行的2734万单和曹操出行的2414万单。

虽然目前滴滴出行只是暂时停止接受新用户注册,平台依旧能够正常运营,但是包括应用下架以及出卖用户数据的传言,已经在用户中间产生了一系列的负面效应。

七麦数据显示,在“下架通知”发出前一天,滴滴出行App还排在中国App Store免费榜旅游类应用第三名的位置。而到7月4日时,T3出行、哈啰出行以及曹操出行等其他共享出行应用,已经将滴滴出行挤出前十名。与此同时,不少网友还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已经卸载滴滴,求推荐其他打车App”。

不难想象,在一连串的负面舆情之下,不管滴滴出行被下架后的结果如何,用户端对滴滴的信任已经产生裂纹,这也将促使原本属于滴滴出行的忠实用户,开始出现向其他平台转移的可能。

世上无滴滴,群雄并起之?

滴滴出行正在遭遇的这一场危机,多少有些似曾相识。

2018年下半年,滴滴顺风车业务因为安全问题遭遇停摆,彼时还未上市的滴滴出行,一夜蒸发了近千亿估值。与此同时,针对滴滴顺风车业务停摆带来的市场空白,嘀嗒出行等平台开始主动出击顺风车市场。

到2019年,哈啰顺风车正式上线,滴滴顺风车也重回市场,但是嘀嗒出行已经成为了当时国内最大的顺风车平台。根据媒体报道,在2020年,嘀嗒出行是国内交易额最大的顺风车平台,交易额为81亿元;哈啰出行是第二大顺风车平台,交易额为69.7亿元。

此次陷于危机,滴滴曾经顺风车业务被乘虚而入的历史或将再次上演。

去年10月份,嘀嗒出行向港交所递交了首份上市申请,并在文件失效后,又在今年4月13日重新递交了上市申请。4月24日,哈啰出行也正式提交了招股书,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

招股书显示,2020年滴滴出行、哈啰出行和嘀嗒出行的营收分别为1417亿元、60.44亿元和7.91亿元。但是在利润方面,仅有嘀嗒出行凭借轻资产模式和高达83.5%的毛利,分别在2019年和2020年实现了3.16亿元和3.43亿元的净利润。滴滴出行和哈啰出行则一直在亏损。其中,2018年至2020年,滴滴出行三年共计亏损353亿元,哈啰出行共计亏损48亿元左右。

从资本市场角度来看,共享出行平台争相上市的目的在于成为“共享出行第一股”,从而享受到第一波的资本红利,特别是像滴滴和哈啰这样持续亏损的情况,非常需要从资本市场获得输血来巩固现有市场和布局其他赛道。

如今,滴滴出行上市后的境遇,着实让其他共享出行公司在资本市场面临信任危机。因此,类似哈啰出行和嘀嗒出行这些已经准备上市和计划上市的共享出行公司,需要准备另一个故事来重新获得市场的认可,而滴滴身后的这片可能会留出空白的市场,就必然成为行业群雄们争夺的战场。

新格局还是新玩家?

从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的历史订单数据来看,在排除掉滴滴超过九成的市场份额后,共享出行领域依旧存在着非常高的分散性。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5月31日,全国共有234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除滴滴出行以外,订单量超过30万单的平台有14家,其中T3出行和曹操出行牢牢占据了第二梯队的位置,之后是美团打车、首汽约车等组成的第三梯队。此外在全国还有上百家依托于本地资源建立的网约车平台。

一旦滴滴的绝对地位被终结,整个共享出行赛道也必然面临新的格局。

目前,T3出行、曹操出行等多数平台都已经开通微信小程序,同时也与高德地图等导航应用进行合作,为用户打通了多样化的应用入口,省去了下载App的麻烦。而搭配适当的活动补贴,用户也自然愿意在新平台上进行尝试和体验。

另外,依托于本地资源的网约车平台,也有机会通过区域性的品牌效应,争取到出行路线相对固定的高频次本地用户。特别是在头部平台缺乏有力的运营手段时,本地化平台非常有机会进行自身平台用户积累和忠实用户转化。

此外,也不排除在共享出行行业重返混沌后,会出现新玩家的可能。

例如争夺“共享出行第一股”的滴滴、哈啰和嘀嗒,严格意义上他们并不能算是直接的竞争对手:滴滴的业务涵盖了出租车、快车、顺风车货运等多个赛道,并且围绕无人驾驶、汽车后服务等产业链上下游进行了布局;哈啰则是提供共享单车、共享助力车和顺风车组成的移动出行服务,和主要包括“哈啰电动车”、“小哈换电”的新兴本地服务;嘀嗒旗下则主要包含顺风车和出租车两大业务。

滴滴能够横跨多个赛道,围绕出行场景建立上下游产业链,那么当行业再度回到群雄逐鹿的混乱局面时,其他单一赛道或是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甚至是行业外部企业,也都拥有了创造故事的机会。因为共享出行的早期核心竞争点,本质上还是对流量的争夺。

所以,在滴滴出行App被下架后,有字节员工在脉脉上爆料称,字节跳动的打车软件“跳动出行”小组已成立,将在下周五上线H5版本,并且抖音app会进行导流。虽然这条消息很快被北京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辟谣了,但从舆论反响上来看,人们更愿意相信它是真的。

就像滴滴出行App虽然只是遭遇下架,并不影响正常使用,但是人们已经开始准备寻找替代方案了,这既是对大数据杀熟等垄断市场行为的反抗,更是消费者主观意识上的一种解脱。

当所有人重新回到同一起跑线时,新的比赛又要开始。

来源:钛媒体APP
企鹅号

作者: qingyu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