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深度精选|美团能挑战滴滴吗;刘强东为何突然给“兄弟”发钱?

这个机会,王兴等了5年!但美团打车真的能挑战滴滴吗? 王兴想做出行的逻辑很简单,就是为了完善本地生活的链条,将美团打造成为一个超级APP。比如,用美团订好餐厅后,出门要打车或者骑车…

这个机会,王兴等了5年!但美团打车真的能挑战滴滴吗?

王兴想做出行的逻辑很简单,就是为了完善本地生活的链条,将美团打造成为一个超级APP。比如,用美团订好餐厅后,出门要打车或者骑车,美团没有相关服务,用户就需要打开其他的APP才能完成。这对于美团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损失。“后来,美团推出打车业务,收购摩拜,都是基于这个逻辑。

不过,网约车业务很重,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持,美团因为钱不够,又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暂时搁置了。2019年,美团打车APP悄悄下架,相关业务被合并到美团APP里,转为聚合服务。

7月9日,因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滴滴旗下25款APP被下架处理。在滴滴被下架当天,美团打车APP再次上架多个应用商店,并换成了黄黑相间的Logo。打开APP就送4.5折的新人红包,使用界面与美团APP的打车业务也非常相似。为了拓展新增用户,在上架应用和赠送优惠红包之外,美团打车开始大范围地铺开广告,在微信、抖音、快手等平台强势引流。

涨薪:刘强东为何突然给“兄弟”发钱?

7月14日,京东集团宣布涨薪,称自2021年7月1日开始到2023年7月1日,用两年时间,将员工平均年薪由14薪逐步涨至16薪,在2021年7月1日之前的基础上直接涨薪两个月。

京东此时宣布涨薪,一方面是因为京东薪酬偏低,涨薪可以应对友商挖角,吸引人才、留住人才。除此之外,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刘强东嗅到了不寻常信号”。

互联网“地推”进化论:有人仨月赚10万,有人一月一两千

地推行业充斥着太多“一夜暴富”的幻想,而“年入百万”宣传的背后,透露的是各大互联网平台源源不断的增长焦虑。他们又以其强有力的影响力将焦虑散发到整个行业,从而波及到从业者和消费者。

商家对平台的态度,处于担忧又不得不接入的矛盾之间。像滴滴司机这个对平台抱怨声音最大的群体一样,其他如餐饮老板、菜场商贩并不是对互联网模式一无所知,都知道平台垄断的坏处,但在地推人员的“同行都入驻了,您再不跟上趋势就落后了”游说中,一一都扫了码、下了单、入驻了小程序。

在这条焦虑传导链上,各互联网公司通过资源整合发展了平台经济,而作为在资源整合过程中的发挥着打开市场重要作用的关键一环,地推却一次次充当着弃子,如今依然奔赴在被淘汰的边缘。

共享租衣凉了,衣二三倒闭,这条吸金10亿的赛道已几近团灭

日前,共享租衣平台衣二三发出通知:将于2021年8月15日关闭服务,并将在7月13日停止会员下单,7月23日停止衣箱归还预约通道,8月1日起开启统一退还会员费及押金的通道。

衣二三创立于共享经济大火的2015年,主打包月租衣服务,以订阅会员制的方式为都市白领女性提供品牌时装的日常租赁,曾获红杉资本、IDG、阿里等6轮融资,融资金额达到5.3亿元。

现在,共享租衣市场已经几近“团灭”。据IT桔子的数据,国内目前已关停了至少10家共享租衣项目,包括多拉衣梦、爱美无忧、跳色衣橱、魔法衣橱、有衣、美衣共享、去租吧、喵搭、NA!VE那衣服等。衣二三在2018年获得一笔阿里的战略投资后,这条赛道上就鲜有资本动向。而衣二三当时拥有1500万用户,成为其中幸存的独角兽之一。随着衣二三停止服务,这条赛道也凉得差不多了。

真正的富可敌国,这些美国顶级巨富的真实资产或超乎你的想象

埃隆·马斯克、唐纳德·特朗普和奥普拉·温弗瑞有什么共同之处?显然,他们都非常非常富有、也都主持过《周六夜现场》节目。其中,马斯克于2021年5月8日担任该节目主持人。

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是主持过《周六夜现场》节目中最富有的几位主持,但你知道他们以及其他几位美国顶级富豪的实际净资产吗?

精选主流科技媒体头条,旨在为用户推荐深度好文,每晚准时奉上。

来源:今日深度精选
企鹅号

作者: qingyu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