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聊了什么,手机就推送什么,我们真的在被手机大数据“监听”吗

你有过这种体验吗?刚刚和朋友聊了某些话题,随后你打开手机APP,无论是外卖软件还是购物软件乃至其他,竟然会精准地推送你刚刚聊到话题的相关商品。 举个例子,就好比最近很火的iPhon…

你有过这种体验吗?刚刚和朋友聊了某些话题,随后你打开手机APP,无论是外卖软件还是购物软件乃至其他,竟然会精准地推送你刚刚聊到话题的相关商品。

举个例子,就好比最近很火的iPhone13,你只是和朋友提到了这个话题,甚至只是口头上的,更夸张的是还可能从未搜索过,但刨去广告的成分,手机里的各大APP就给你推送了苹果的相应广告。

同样道理下的,可以是装修,可以是炸鸡,沐浴露,租房等一切所有的事物。相同的是,这些绝大部分是你根本没有搜索过,甚至和你的生活轨迹没有重叠的。

这并非是空穴来风,网上有相当多人都表达了同样的困惑。在某个平台上,甚至有一万多人点赞表示赞同,并有更多的相关例子。

那么,我们真的是在被手机偷听,被大数据所监视吗?

一,理论上来说,这种行为可能吗?

首先,这种行为是不是有科学依据呢?答案是肯定的,远的先不说,大家估计也没少看各种间谍特工的相关电影,对于手机,电脑的各种终端的监听,窃听来说,这并不是什么特别高难度的行为。

美国的电子前沿基金会(EFF),美国电子隐私信息中心(EPIC)等多个民权组织披露的文件都表明,美国联邦政府的执法机构,如CIA,FBI,NSA 等,拥有至少六种手机定位技术,例如NSA,它可以通过电信运营商的国际电话漫游库来搜索特定的通话记录,通过大量的数据对比,就可以发现隐藏的通话对象,关系,习惯。

像当年的拉登,成为美国头号通缉犯后,他就不使用一切互联网有关的东西,电话线都不拉,甚至连生活垃圾都不出门,而是在房间内设置焚化炉焚烧干净,从而完成人间蒸发的效果。

而他是怎么被美国人发现的呢?还是败在了电话上,虽然自己不使用电话,但是他总得发号施令,控制基地组织。于是就需要信使来传达命令了。

当时他的信使名为“科威特”。而这个信使的名字和特征,在通过对已经落网的基地骨干,911主谋哈立德,以及911第20号嫌犯,沙特公民阿赫迈德的审讯中,已经进入了美国人的视野。

果不其然在2010年,通过间谍卫星监听到了科威特的电话内容,最关键的就是一句,科威特回答家人说,他还在做之前一直在做的工作。

随后就有了海王星之矛的斩首行动,最终,拉登被击毙在2011年5月1日的凌晨,尸体被带走。相比来说,大家的数据如果被监听的话,失去了隐私,但拉登,可就失去了一条命了。

更别提斯诺登当年揭露的“棱镜门”了。

近的,浙江大学,多伦多大学,麦吉尔大学也曾发表过关于一篇手机窃听的研究成果,大致讲述的就是手机可以利用加速度传感器来偷听用户。

这个加速度传感器,就是大家在玩某些赛车游戏时,只要通过倾斜或者移动手机屏幕就能完成相应动作的支持之一,大家的步数记录也少不了这个东西。加速度传感器主要运用的是压电效应的原理。

具体的就不再详细介绍了,但是麦克风,用的也是压电效应。这意味着什么呢?麦克风做得到的,加速度传感器也能做得到,其中自然包括监听。

浙江大学网络空间安全学院院长任奎表示,实验结果中,对于关键字的抓取,平均准确率在90%,而数字的平均准确率也接近80%。越复杂的越容易识别成功。

而比较特别的就是,现在大家的隐私意识一般都很到位,所以对于如麦克风权限,摄像头权限,往往是选择关闭的。

可是加速度传感器,作为基础功能之一,无论是苹果还是安卓,你甚至都找不到一个关闭开关。

还有几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像是2018年,vivo推出了一款名为nex的手机,亮点在于它的摄像头是升降的。结果多个博主和用户表示,在明明没打开的情况下,摄像头却多次自己弹出来了。最终发现是某些APP未经允许调用了摄像头。

其中就包括如携程,某鹅厂浏览器这种大牌公司。当然,最终都是出台相应的公告,表示虽然调用了摄像头,但是并没有开启,也就是说它们并没有在偷偷采取用户的隐私。

2019年3月份,也有媒体表示,通过模拟使用环境,也就是大家日常所做的那样,比如聊天等。对安卓和ios系统上的外卖软件均进行了实验。

结果发现,即使没有开启麦克风权限,但谈及某种事物并出现在app相关推荐的概率,达到了惊人的60%-70%。

二,这种行为不被打击吗?

当然,国家并非熟视无睹,因为大数据能分析出来的东西太多了,例如前段时间的滴滴事件,民情激愤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关于滴滴把所有中国道路地图数据交给了美国的说法,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通过专业人士的分析,可以精确的排查出某些重要部门的行动轨迹,所在地等。

当然,这个说法后来被澄清,造谣者也删帖跑路了。但也足以看出大数据的重要性。所以像是在3月22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在内的四大部门,联合发布了《常见类型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必要个人信息范围规定》,明确规定了如地图导航,网络约车,网络购物等39类常见类型移动应用程序,其不得因为用户不同意提供非必要的个人信息而拒绝用户的基本功能使用要求。

再到去年的国庆,文化和旅游部发布规定,明确禁止大数据杀熟等。所以侵犯隐私,还是属于犯法行为的。

但还是马克思那句话,资本有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敢冒着上绞刑架的风险。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

而咱们网络安全保护还处于刚起步不久,但是追上来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三,几种猜想

当然,也不一定全是监听的问题。网上还有很多人做出了相应的猜想。例如社交圈和数据共通一说。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每个人社交圈的喜好大概是重叠和有交汇的,例如什么什么车友会,你一个开劳斯莱斯的大老板,也自然很少会和普通996的打工人在一个群里,除非你们是上下级。

所以,通过对比账号平时的定位圈子,还有共同的喜好和需求,就可能出现了如监听一般的神奇效果,其实有可能就是你的朋友或者接触到的圈子最近涉及到了相应的事物,从而推送给你了。

现在都讲究一个算法和用户画像,当你一个app使用得越久,推送给你喜好的事物的精确度也就越高,比如某音,大家可以发现,长辈看某音,那画风明显不同,要么是做菜,生活小技巧,人生哲理和风景。但是年轻人,推送给你的则可能是萌妹子,是帅哥,是段子。

另一方面就是大公司之间的数据共通了,更直接的就是打包信息了,比如买过房的朋友,在你交房后,估计没少收到各种装修公司的电话吧。其他文明点的,就是通过友商的搜索记录,消费比例,年龄性别等数据来描绘出你这个人的用户画像。

还有就是,监听其实是很费时间也很费精力的,无时无刻进行监听实际上并不科学也不经济划算,但从用户行为上去分析并投其所好就比较简单了。

像一些操作习惯,大家早就习以为常了,例如在某个页面的停留时长,点赞习惯,甚至是输入法等。

而且也要注意到,有人也做过类似的实验,证明并不是百分百会出现这种“监听”一样的事情,所以这件事,还有待商榷,但不变的是,信息保护确实很重要。

来源:三郎真言企鹅号

作者: qingyu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