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次围观,无人报名?王思聪的债权卖得出去吗?

缺了游戏直播,王思聪电竞版图还有多少? “双十二”到来,王思聪的两款“商品”正式上架。 在“预热”许久后,两批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下文简称:熊猫互娱)享有的对外应收债权终于于…

缺了游戏直播,王思聪电竞版图还有多少?

“双十二”到来,王思聪的两款“商品”正式上架。

在“预热”许久后,两批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下文简称:熊猫互娱)享有的对外应收债权终于于12月12日10点对外拍卖。其中,熊猫互娱的两批应收账款分别为252万元和5515.6万元,起拍价分别是25.22万元和1103.13万元。

拍卖将于12月13日上午10点结束,截至发稿,两批债权均获得超千次围观,但尚无一人报名。

来源:阿里拍卖

五年前,王思聪意气风发地宣布出任熊猫互娱CEO时,绝不会想到,自己会收到五次限制消费令,最后连破产的熊猫互娱的债务都要卖掉。

熊猫之死

其实背靠王思聪的熊猫互娱在最初的几年发展的还算顺风顺水。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7年5月,熊猫互娱B轮融资时,其月活用户为664.4万人,位列中国游戏直播类市场第三。

然而短短一年后,熊猫互娱就开始明显掉队。极光大数据显示,2017年9月至2018年2月,熊猫直播的DAU均值在272万人左右。而到了2018年末,斗鱼、虎牙的DAU 均值双双从600万和400万提升到700万,熊猫却反而缩水至230万。

之所以出现这一切,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熊猫内部出了问题。

尽管铺天盖地的宣传,王思聪几乎与熊猫互娱划了等号,但是从股权架构来看,熊猫互娱还有一个很强势的话事人——360。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CEO的王思聪占有熊猫互娱 40.07%的股份,360持有近20%的股份。

此前,周鸿祎曾公开对媒体表示:“360为熊猫TV提供了直播技术的支持。”随着360入股熊猫互娱,张菊元、马奭铎、章程等原360成员也随之入局该公司,并逐渐在运营、产品等领域执掌大权。

这带来两方面的危害,内斗以及贪腐。

娱乐资本论曾报道,“360团队把王思聪团队架空,除了内斗什么都没做。”如果说这些都是捕风捉影的消息,那么游戏主播PDD对熊猫互娱的指责,则清晰地向我们揭示了,熊猫互娱的内部除了王思聪外,还有另外一派人马。

2018年年末,因“合同纠纷”问题,PDD 对熊猫提起诉讼,与此同时,PDD还特别声明,此次起诉和王思聪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是王思聪的问题,钱都可以不要了。”

360在互联网领域深耕多年,但此前投资的水滴、花椒、六间房等直播业务并未崛起。

“全天候科技”报道,2019年初,市场有爆料称时任熊猫TV游戏业务总经理马奭铎在熊猫签约主播时会拿高达15%的回扣,甚至“有主播不给钱还会被排挤走”。

说到签约,在创立之初,为了“短平快”的抢占市场,熊猫互娱不惜花几倍的价格,从别的平台挖人,这除了给领导人留下“寻租”空间外,更严重的问题,就是会影响熊猫的现金流。

此前,有传闻称,为了挖到英雄联盟的“头牌”PDD,熊猫就为其开出了5年3个亿的天价。在直播时,PDD也欣喜若狂地表示:“王校长太给力,具体多少钱不能透露,但是可以说主播界我的签约费最高!”

然而游戏直播本身就是十分烧钱的行业,服务器、带宽、运营都需要难以想象的成本。以已经上市成功的斗鱼为例,2021年Q3,其净亏损依然达到了0.72亿元,这已是斗鱼连续第四个季度亏损。

在跑马圈地阶段,“战略性亏损”需要的是投资者扔钱作为燃料,然而在最关键的时刻,熊猫互娱却找不到输血的投资人。

公开资料显示, 2017年5月,熊猫互娱拿到最后一笔10亿元的融资后,再没拿到新的资金。反观其亏损却连年走高,2015至2017年的亏损分别为5000万元、5亿元以及8亿元。

对此,在熊猫互娱濒临破产时发布的内部信中,张菊元COO坦言公司最大的原因是“没有解决资金缺口”。

反观斗鱼和虎牙则清醒地意识到了营收模式单一,但需要持续输血的直播业务,必须要靠在大的平台下,才有可能存活,因而早早站队腾讯。

耐人寻味的是,就在斗鱼和虎牙双双投身腾讯后,也有传闻称腾讯意欲收购熊猫互娱,但最终流产。这到底是源于王思聪的“傲气”,还是周鸿祎的反对?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王思聪的游戏野望

是的,熊猫互娱已经彻底成为历史,但这并不代表王思聪的游戏产业也随之落寞。

让我们把视线拉回十年前。2011年8月2日凌晨,23岁的王思聪发了一条微博:“强势进入 整合电竞”,自此开始了在游戏领域的徐徐征程。

那一年,福布斯中国首善是王健林,电竞圈的首善大概就是王思聪了。

快进键按下,王思聪对濒临解散的CMM完成了收购,之后又从老牌强队LGD手中挖走了4员大将,建立iG(Invictus Gaming)俱乐部,用金钱迅速完成对旧体系的降维打击。

2012年,iG拿下TI2冠军。这一年,华西村的富三代孙喜耀介入重组被迫解散的中国最老牌电竞俱乐部EHOME。他的耀宇文化旗下平台MarsTV从事电竞赛事运营和视频制作;同时创立火猫TV,从事游戏视频直播业务。

21岁的雏鹰农牧公子哥侯阁亭带着第一笔创业资金来到上海,组建热美(RM)战队,但很快解散。2014年5月,侯阁亭成立上海热美文化,组建了自己的RM青训俱乐部,并将皇族战队收至囊中;6月,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的微客得成立,雏鹰农牧投资1020万元,占股51%,年底,微客得收购电竞俱乐部OMG。

尽管富二代们入局电竞有一部分原因是来自于爱好,但作为投资选择,电竞在当时的确一片蓝海。

普华永道发布的《2018体育产业报告》显示,电竞已超越足球,成为全球体育人士一致看好的最具创收潜力的体育项目。

以熊猫互娱瞄准的游戏直播行业为例,QuestMobile发布的《2016年直播App数据报告》显示,从2015年10月到2016年5月,网络直播APP MAU从5271万增长到8585万,增长了38.6%。易观数据也显示,2015年中国直播市场规模达到11.8亿元人民币,其中游戏直播市场达到了1.1亿元人民币。

王思聪旗下“香蕉计划”承办的2015德玛西亚杯

来源:英雄联盟官网

至于为什么游戏直播行业会突然爆火,经纬创投VP庄明浩曾表示:“随着社会对游戏的认可度和游戏的普及度越来越高,会慢慢出现‘云玩家’。他们可能不打游戏,或者曾经打过但现在不打了,但对游戏有一定的认知和理解,愿意观看和付费。就像传统体育一样,很多观众不会打篮球、网球,但会观看。”

遗憾的是,正如上文所言,尽管赶上了风口,但是因为各种因素,熊猫互娱最终还是没有逃过折戟沉沙的宿命。

2018年前后,王健林的万达集团陷入困境,开始清空海外资产,王思聪半年不发微博,但出现在失信人名单;雏鹰农牧2018年巨亏30亿,问询函、立案通知纷至沓来,侯阁亭的淘豆食品也在这一年破产;孙喜耀撤出Ehome,但华西集团仍是俱乐部大股东。

不愿继承实业的富二代们在游戏中找到创业的快感或者虚荣,但又不得不在父辈财富锐减的时期相继撤离。

2018年8月,王思聪上场打了把比赛,吸引眼球无数,随后官方修订了选手注册的漏洞;2019年3月,熊猫直播下架关站;2021年1月,英雄体育VSPN收购香蕉计划电子游戏有限公司,前者由腾讯投资。

不过王思聪在电竞领域的投资不止熊猫互娱一家。融资中国统计,截止2021年10月,普思资本累计投资了40余个项目,而在这些项目中,王思聪也收获了不俗的商业回报。

比如,2014年8月,乐逗游戏上市,为王思聪带来了5倍回报;2016年中,王思聪又抛售“英雄互娱”股票,短短半年内赚取5181万元,收益率高达65%。

当然了,相较于纯商业回报,王思聪似乎更希望讲一个宏大的电竞生态故事。因为从投资来看,普思资本的触手几乎在游戏产业几乎无所不包。比如,云游控股是轻游戏研发和发行公司、创梦天地则提供社交游戏平台等线上线下数字娱乐服务、ImbaTV则是电竞游戏原创内容制作商。

甚至在2021年9月,普思投资了一家主营“电子竞技职业技能培训”的电竞教育公司钛度教育,这是电竞元老Sky和周豪的生意。考虑到人才是目前限制电竞行业发展的最大瓶颈,王思聪入局相关培训行业,显然有着十分明确的目的。

来源:爱企查

不过话说回来,熊猫互娱确实还是失败了,直播平台这一流量入口缺失,王思聪的电竞帝国如何能在更大程度上挖掘受众,或许才是目前最紧迫的任务。

来源:野马财经企鹅号

作者: qingyu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