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罚13亿,薇娅的至暗时刻

12月20日,“薇娅偷逃税被罚13.41亿”的消息,如一声惊雷在互联网炸开。 让网友惊诧的,不仅仅是正能量形象代表、“直播一姐”也偷逃税,更是其偷逃税数额之巨大。 据国家税务总局浙…

12月20日,“薇娅偷逃税被罚13.41亿”的消息,如一声惊雷在互联网炸开。

让网友惊诧的,不仅仅是正能量形象代表、“直播一姐”也偷逃税,更是其偷逃税数额之巨大。

据国家税务总局浙江省税务局通报,网络主播黄薇(网名:薇娅)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隐匿个人收入、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等方式偷逃税款6.43亿元,其他少缴税款0.6亿元;对其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13.41亿元。

尽管薇娅迅速道歉并表示接受处罚,其丈夫、谦寻老板董海锋也出面解释“聘用机构的税务统筹存在问题”,并表示从去年11月至今一直按照45%个人所得税率全额缴税款,但更多针对薇娅的处罚,还是接踵而来。

董海锋的道歉信

12月20日下午,薇娅当晚原定的“美妆节”直播被取消;晚间,薇娅淘宝直播、微博、抖音、快手、小红书账号均被封,前一天还在进行直播预热的微信公众号也停止更新。这与此前雪梨偷逃税被罚6500多万后社交、直播账号被封禁,如出一辙。

薇娅的偷逃税数额和罚款金额更为巨大,是雪梨的20倍,产生的社会影响也更严重。事到如今,薇娅还有可能复出吗?

有行业人士认为,薇娅是新兴直播电商行业的代表,此前形象正面积极,大概率会被给予改错的机会;也有人持悲观态度,“偷逃税款,原则上就是劣迹网红主播。”

更有行业人士表示,薇娅跌落神坛,对其背后的谦寻文化乃至整个直播电商行业,无疑都是一个转折点,“谦寻将遭遇大考,行业则将走向合规化。”

无论如何,这波惊涛骇浪的主播补税潮,薇娅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被罚13亿,“直播一姐”是怎么偷逃税的?

“直播一姐”薇娅偷逃税6.43亿元、被罚13.41亿元,再次刷新了大众对主播收入的认知。不过,此次杭州税务部门仅公布了薇娅的偷逃税和罚款金额,未公布其涉及偷逃税的具体收入。

“从通报来看,薇娅的主要收入是佣金、坑位费等劳务报酬所得,单是她主动补缴的5亿税款,对应的劳务报酬应纳税所得额就有12亿左右。” 税务工作者杨倩分析称。

据杭州税务部门通报,薇娅偷逃税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通过隐匿其从直播平台取得的佣金收入,虚假申报偷逃税款;二是通过设立多家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虚构业务,将其个人从事直播带货取得的佣金、坑位费等劳务报酬所得,转换为企业经营所得进行虚假申报偷逃税款;三是从事其他生产经营活动取得收入,未依法申报纳税。

其中,通过设立多家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虚构业务,将个人所得转换为企业经营所得进行虚假申报,也是此前主播雪梨、林珊珊偷逃税的手段。

薇娅偷逃税案件通报 来源 / 浙江省税务局官网

据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李圣律师介绍,主播以个人名义接单,按法律规定应缴纳个人所得税,税率按个人月工资、薪金应纳税所得额划分级距,对应七级累进税率,最高一级为45%,最低一级为3%。

如果按照个人工资薪金、劳动报酬所得缴税,收入超过96万元以后的部分,将适用45%最高边际税率,也就意味着,100块钱收入就要交45块钱的税。这对于高收入主播尤其是头部主播来说,几乎是无可避免的。

但通过个人独资企业这种渠道,就可以将主播个人与直播平台的劳务关系转化为公司间的合作关系,直播平台将约定的服务费支付给个人独资企业,主播再从个人独资企业取得收入。

李圣解释,若个人独资企业设立在税收优惠地,即可享受核定征收,直接按固定的应交所得税来缴纳,税率通常在5%左右;即使按最高35%的经营所得税率算,也比普通个人所得税最高点省了10%。“对于高收入人群而言,10%的税额就是一个大数目,40%就更不用说了。”

在杨倩看来,对于薇娅这种高收入人群来说,将个人所得转换为企业经营所得进行申报,是一种隐蔽性并不强的偷逃税手段。通过查看申报表,账目、会计凭证、核对上下游公司的收入成本、银行流水等,可以明显看出其业务是否属于虚构。“只能理解为,在巨大的利润诱惑下,主播或其团队抱了侥幸心理。”

薇娅淘宝直播账号,目前已被冻结 来源 / 淘宝

事实上,薇娅偷逃税的问题,正是经税收大数据分析评估发现的,且经税务机关多次提醒督促仍整改不彻底。不过,在税务调查过程中,薇娅主动补税了,这也直接降低了她被罚款的数额。

根据官方通报,薇娅主动补缴了5亿元税款,占查实偷逃税款的78%,并主动报告税务机关尚未掌握的涉税违法行为,因此被从轻处罚,对其主动补缴的5亿元和主动报告少缴的0.31亿元税款,处0.6倍罚款共3.19亿元。

但针对薇娅隐匿收入不申报且未主动补缴的0.27亿元,相关部门给予了从重处罚,处4倍罚款共1.09亿元;针对其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偷税少缴的,处1倍罚款共1.16亿元。

偷逃税金额如此之大,薇娅是否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杭州税务部门表示,薇娅是首次被税务机关按偷税予以行政处罚,且此前未因逃避缴纳税款受过刑事处罚,若其能在规定期限内缴清税款、滞纳金和罚款,则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若其在规定期限内未缴清税款、滞纳金和罚款,税务机关将依法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也就是说,只要薇娅按时缴清罚款,就可以免于刑责。

前有雪梨、后有薇娅,头部主播为何频逃税?

然而,薇娅要付出的代价,绝不仅仅是罚款这么简单。

12月20日下午,薇娅及其丈夫、谦寻老板董海锋先后就偷逃税致歉。薇娅称,完全接受税务部门依法作出的相关处罚决定,并将积极筹措资金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补缴税款、滞纳金和罚款。

而董海锋在致歉信中,解释称,聘用了所谓的专业机构进行税务统筹合规,但后续发现“所谓的合法合规的税务统筹均存在问题”,并自2020年11月至今终止了所谓的税务规划统筹,按照45%个人所得税率全额缴纳薇娅相关税款,并主动补缴此前不合规的相关税款。

各平台对薇娅的处罚接踵而至。12月20日晚间,薇娅的淘宝直播被冻结,微博、抖音、快手、小红书账号被封禁。而就在前一天的直播中,薇娅还在为20日晚的“美妆节”和21日晚的“年货节”预热。其微信公众号也在当日停止了更新。

薇娅彩妆节和年货节预热海报

薇娅偷逃税事件的后续发展,与此前的雪梨、林珊珊如出一辙。一个月前,雪梨、林珊珊偷逃税被罚近亿,道歉、补税、交罚款,紧接着,两人淘宝直播间、微博、抖音、小红书均被封禁,淘宝店铺也被下架。

前有雪梨、现有薇娅,头部主播们频频偷逃税,早已不是个例。据新华社报道,今年9月,国家税务总局明确,网络主播2021年底前能够主动报告并及时纠正涉税问题的,可以依法从轻、减轻或免予处罚,目前,已有上千网络主播主动自查补缴税款。

主播行业,为何会成为偷逃税的“重灾区”?

“近两年直播带货发展迅猛,主播尤其是头部大主播个人收入极高,个税缴纳自然也很高,偷逃个税成了行业普遍现象。”杨倩告诉开菠萝财经。

头部主播收入到底有多高?带货主播的收入一般由佣金和坑位费构成。就拿长期稳坐淘宝直播第一把交椅的薇娅来说,单是其个人直播带货抽佣所得,就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凤凰网电商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直播电商行业白皮书》显示,薇娅全年带货GMV高达202.08亿元。按其通常收取的20%佣金比例计算,薇娅一年佣金收入就可达到40亿元。

此外,薇娅直播带货的坑位费也不低。参考税务部门调查的是薇娅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的账目,开菠萝财经找到了一位商家提供的《2020双11谦寻机构主播报价表》,报价表显示,薇娅带货美妆类目的单坑位费为20万元、生活品类和服饰品类为15万元,食品品类为8万元。另一位直播电商行业人士向开菠萝财经透露,这与其2021年年初的报价相差不多,的确是薇娅的大促报价,“日常坑位费基本是大促的一半”。

2020双11谦寻机构薇娅主播报价表

除了个人收入高、税额高,多位行业人士认为,电商行业资金流向复杂、监管不够规范和透明,也是主播偷逃税严重的原因之一。

李圣指出,直播带货交易中涉及到品牌方、主播、直播平台、直播服务商等多方合作,其中还涉及尾款支付率、退货率等问题。

杨倩解释说,不同于工业、服务业等需要特定的营业许可、特定的营业场所,相关部门进行集体管理相对比较容易,且收入支出都有强大的税务系统严密监控;电商直播行业的特性,导致相关部门很难针对个人收入逐一排查,“主播瞒报收入方便,签订的合同许多都是阴阳合同。”

“薇娅一个人的税款、滞纳金和罚款就高达13多亿元,能抵得上一家大型企业的税款了。”杨倩称,随着直播带货行业规范化,严查税款成为必然趋势。

在李圣看来,薇娅因偷逃税被罚,会是直播带货领域的标志性事件。“收入合法、依法依规缴税是新兴行业发展的根基,规范是为了更好的发展,所有从业者都不要心存侥幸。”

薇娅倒下,谁最慌?

薇娅的社交账号封停、直播间冻结后,大众如今关注的焦点是,她还能回到直播间吗?

对此,一部分电商行业人士认为,薇娅被永久性禁播的可能性不大。

“一方面,薇娅此前形象比较正面积极,是女性创业者的代表;另一方面,官方对新兴行业大多采取监管与包容并行的态度,新兴直播电商行业的代表薇娅,应当能获得改错的机会。”一位电商从业者称,最重要的是,针对这次偷逃税,薇娅一方解释是聘用了专业机构在进行税务统筹合规时存在问题,并从去年11月起合法缴税和主动补缴。

薇娅、李佳琦、雪梨同台

但也有部分行业人士持悲观态度,认为“偷逃税原则上就是劣迹网红主播”。

上海财经大学电商专业教授崔丽丽向开菠萝财经分析,薇娅作为头部主播收到巨额罚单,一方面坐实了直播电商行业“暴利”的事实;另一方面也给公众传递了一个信息:部分带货主播存在缺乏社会责任感的问题,“这些问题都会对薇娅及其所属MCN机构谦寻的形象带来负面影响。”

在某MCN机构负责人陈英看来,即使薇娅保住账号、能开播,短期内可能也很难有品牌会找上门合作。

商家面对头部主播接连“翻车”的反应,也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上述观点。一位和雪梨合作过的食品商家称,“雪梨‘翻车’后,没播的坑位费和保证金交涉了很久才肯退。”她原本想,之后要上直播间的话,只签约薇娅这样的大主播,但这次薇娅偷逃税消息一出,她连称,“不敢再合作了。”

老板娘兼当家主播被重罚,对谦寻来说,无疑更是重击。

“如果只是罚款,薇娅一段时间后依然可以恢复元气,但如果不能再直播,谦寻作为MCN的体量和话语权将直接下降好几个等级。”直播电商从业者刘佳称。

谦寻文化官网显示,目前公司旗下有50余位主播,包括林依轮、海清、李静、李响等明星主播,也有滕雨佳、阿希哥等一批微博红人以及知名KOL“深夜徐老师”等。

谦寻旗下主播 来源 / 谦寻文化官网

“谦寻旗下主播到底水平如何,这或许是最严格的一次考验。薇娅在的时候,主播做得好也会被说是薇娅带量,现在到了见真章的时候。”直播电商行业从业者桃子称。至于薇娅的角色,她认为,若无法复播,或会借机退居幕后。

多位行业人士表示,对行业来说,头部主播先后被罚,或许正是直播带货走向合规化发展的重要节点。

有行业人士指出,用户在直播间消费的习惯已经养成,但很长一段时间,直播电商行业都是“一九原则”,90%的人不赚钱,10%的人赚到了整个行业90%-95%的钱。“合规化之后,寡头格局也将逐渐被打破,行业发展趋势会更好,至少两年内还会保持高速增长。”在陈英眼里,大主播留出来的空,总得有东西填,这意味着新的机遇。

而行业将再一次就“直播行业,货比主播更重要”这一问题达成共识。崔丽丽称,“雪梨和薇娅先后‘翻车’,会在某种程度上打消商家对大主播‘笃信’的心理,转而寻求更多元化的解决方案,将有越来越多商家采用店播、达人播、活动播、头部播并行的方式。”

有税务工作者一再强调,随着直播带货行业规范化,严查头部主播税款是必然,而风暴中心的雪梨和薇娅,都不会是个例。

来源:开菠萝科技企鹅号

作者: qingyu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