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佣金比安卓贵25%,不满被收“苹果税”上海一用户起诉苹果

2月27日消息,近日,有上海消费者就苹果涉嫌垄断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该消费者称,自己在苹果App Store内购买应用时,苹果存在收取高额佣金、强制搭售等服务,涉嫌滥用市场…

2月27日消息,近日,有上海消费者就苹果涉嫌垄断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该消费者称,自己在苹果App Store内购买应用时,苹果存在收取高额佣金、强制搭售等服务,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该消费者因此向苹果提出10万元赔偿及公开道歉要求,目前,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已受理此案。

根据诉状显示,原告在苹果App store内购买爱奇艺App、喜马拉雅App、网易云音乐App和懂球帝App会员服务时,发现这几款数字产品在苹果渠道的定价均高于安卓渠道,且交易时只能选择Apple Pay支付,不能使用支付宝或微信等支付手段。由于苹果的软硬件一体化策略,原告由此认为,苹果的上述行为构成垄断,导致消费者无法自主选择支付方式且被迫支付了不公平的费用,被剥夺了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

AI财经社经过对比发现,其中以原告列举的喜马拉雅APP为例,喜马拉雅与爱奇艺的联合会员1年资费安卓为198元,而苹果的确定价更贵,达到248元,高出25%。此外,苹果端网易云音乐APP黑胶会员在苹果一年为178元,安卓端则为158元。而微博会员在安卓一年定价为108元,但在苹果却达到了118元。

不过,也有苹果端与安卓端保持一致定价的APP,如B站、微信读书、携程超级会员等。

苹果较安卓定价更高此前已不新鲜,最引人瞩目的是去年引起争议的外卖、网约车杀熟事件。彼时,根据消费者反馈及复旦大学的研究显示,在网约车平台上,苹果手机用户更容易被舒适型司机接单,比例是非苹果手机用户的3倍,而且苹果手机用户平均只能获得2.07元的优惠,要低于非苹果用户的4.12元。此外,去年曾有消费者做试验称,即使是同一地址、同一店铺,外卖时的最终结算费用也不一致,这在当时除了被归因到定位不准,也被视为受到苹果抽成政策的影响。

根据苹果的规定,苹果通过为应用提供上架平台,应用开发商与苹果进行三七分成,如果用户包年,次年开发者的抽成可以提高到85%,不过苹果仍然要收取一定费用。由于苹果在智能手机市场绝对的心智占领,这30%的“苹果税”由此成为应用开发商不得不支付的代价。有观点认为,正是这一额外成本导致开发者提高定价,转而将损失转嫁给消费者。

其中,游戏开发商Epic games,就曾在去年8月份,以在游戏《堡垒之夜》中增加新的支付选项作为对“苹果税”的抗议。而《堡垒之夜》随即被苹果从App Store中下架。该案直到目前仍是一场拉锯战。2月上旬,据外媒报道,Epic games已向欧盟递交诉状,状告苹果涉嫌垄断。

风波之下,苹果也在调整自己的分成政策。去年11月,苹果宣布了一条App Store的佣金调整政策,对年营收少于100万美元的企业和个体开发者,苹果抽成比例将降低到15%,该计划已于今年1月正式启动。不过,就目前来看,这一调整还未取得让消费者及应用开发商完全满意的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苦渠道久矣”并非个例,此前,在网易2020年财报电话分析会上,网易CEO丁磊也曾提及,在中国,安卓的渠道分成一度达到50%,比苹果还贵20%,“即便是海外,也只有30%,这些安卓厂商没理由分50%,这对产业生态是非常不利的。希望整个产业能够共同发展出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文丨AI财经社 黄云腾 编辑丨董雨晴)

作者: qingyu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